卷首 | 本期话题 | 魅力女人 | 维权报告 | 真情速递 | 大千世界 | 生存方式 | 今生有约 | 心处方 | 读他 | 她健康 | 悦读 | 
围城内外 | 亲子时光 | 岁月留痕 | 巧当家 | 可乐吧 | 行天下 | 法博士 | 俪人堂 | 心声 | 文艺园地 | 旅游
 
 
  您的位置:首页 -> 万家灯火->家有“三不”娘亲
家有“三不”娘亲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妞妞 发布时间:2017-12-11 阅读:229次

1

    雀跃着冲进家时,看到我娘亲正倚在门边“冷笑”,道:“解放了吧?”
    我用力点头,终于可以离开她的一亩三分地,出去呼吸自由空气了。我拍着录取通知书,大笑说:“对!我,解放了!”
    没错,我就是那种18岁之前,被娘亲以爱之名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孩子。我娘爱我,说是爱到骨头里毫不为过,晚上我睡觉翻个身,她在隔壁卧室都差不多能听见。高中三年,除了家长、保镖、保姆,她的身份又多了一层:营养师。结果她的营养搭配有误,导致我的体重从50公斤直接上升到59公斤——要知道,我还不到一米六,想想再不逃,以后我还能嫁得出去吗?现今通行证拿在手里,哈尔滨啊,1500公里之外,虽然我不是孙猴子,但她也不是如来佛,手掌心也就那么大点地儿。我,蹦出去了!
    我摇头晃脑,毫不掩饰我的得意。
    “哈。”娘亲大笑道,“我也解放了,现在起,你,不归我管了。”于是我们兴高采烈地握手。我爸在卧室探出头来,“搞什么呢,你们?”
    我和娘亲异口同声,“庆祝解放。”
    但我确定,娘亲的兴高采烈中有太多水分,眼看我就蹦出她的掌心儿,她哪里高兴得起来?这么多年,我都怀疑她的人生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地爱我。我这一走,她岂非很无趣?
    不过无论如何,这次,我非走不可。但是娘亲,我当然不是不爱你,我就是想要自由,18岁之后的自由,如此而已。
    “你知道的哈,娘亲。”在火车上,我发信息跟她套近乎,说我和她“天涯若比邻”。
    她回我一句:“若为自由故,娘亲亦可抛。”
    她真有才。

2

    刚会说话的时候,她教我叫她娘,而不是妈妈。因为她觉得这个字更亲。
    对外介绍的时候,我跟人家说,我娘亲。
    她听着很满意,点头,“娘亲听着更好,亲,还有港味。”
    看,除了娘亲爱我太繁琐、太紧密,平日我和娘亲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天底下所有娘和女儿的那种好。只是她把握不住分寸,好过了头,让我喘不过气。现在我蹦出去,对于她,牵挂是有的。我更担心的是,她会不会过些日子受不了了,跑去给我当陪读——不是没这种可能,我读高二的时候,她就嚷嚷着要办内退专心照顾我。
    好在,军训都结束了,并没有听到她要退休给我当陪读的消息。相反,我娘亲不仅没退休,我感觉她好像忽然忙了起来。
    我是从接电话的频率中察觉出端倪的,我的娘亲,并没有如我所料定那样,每天跟我打电话或抢着接我的电话,我主动打三次,反倒有两次是我爸接。
    大抵是习惯,每次听到爸的声音,我脱口便问,我娘呢?
    答案不一,但情形却类似:我娘亲很忙,没空跟我说话。
    她能忙啥?还真出乎我意料。原来空闲了,她开始去做美容、跳舞,最过分的是,我离家没几天的工夫,她竟跟老同学报了一个团旅游去了。终于回来,终于接了我的电话,还没说几句,她就忙着挂,说跟我爸去看电影,再不走就晚了——这个人,是我娘亲吗?我记忆中除了管理和疼溺我,对其他一切全然不关心亦无兴趣的,我的娘亲?!
    她是不是被我的“离家出走”刺激到不太正常了?
    这样一想,心里不免难过,于是偷偷问我爸。我爸说,你娘正常着呢,还经常跟我下馆子,高兴陪我喝两杯,再正常不过了,我看是你不正常了。
    可我总觉得那个娘亲不是我熟悉的娘亲了——而这一切,明明是我曾盼望的,为什么心里有些失落呢?
    更气人的事还在后面。

3

    转眼“十一”,接到放假通知,我就给娘亲打了电话:娘,我马上放假了。
    “哦,放假回来吗?”我娘亲漫不经心地问。
    我登时被噎住,这什么话?那是我家,不回我去哪儿?难不成我在外面过节?
    “我不是那意思。”我娘亲很好脾气地解释,“你说你离家时间不长,现在大学生好多放假都不回家,和同学去旅游、体验生活什么的,以为你也有其他打算呢。”
    我什么打算都没有,我忿忿的,我都买票了,我要——回家。
    “哦,”我娘亲就笑起来,“欢迎回家,那我明天下班不出去跳舞了,在家给你做鱼吃。”
    这还差不多。我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
    下了火车,我娘亲也没有如我想的那般,去站台迎接我,然后给我一个热泪盈眶的大拥抱。站台就我爸一个人,说,我娘亲忙着弄鱼,走不开。
    半个小时后,我在我家的厨房门口看到我娘亲,她扎着围裙唱着歌,兴高采烈。看到我,没有什么明显惊喜,只调侃一句,减肥成功啊。
    当然成功,食堂的饭菜吃得我听到都想吐了。我暗暗感慨,这天底下的饭菜,哪里的会有家里的好吃呢?还有,衣服自己洗、被子自己晒、饭盒自己刷、日用品自己买……这一个多月,就打败了当初奔往自由的欢喜。
    可我不能说啊,在电话里不能说,回家更不能说,当初是我哭着喊着要走的,说了,不等于认输?
    可是即使我不认输,娘亲,你就真的不惦记我?饭桌上,我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试探着问。
    我娘亲白我一眼,“我把你养到18岁,以后的路就该你自己走,惦记也没有用,总之得靠你自己。”
    这冷静理智的口气,倒是很像我的导师而不是娘亲。我狐疑地看着她,说:“您是不是记仇呢?当初,您是想让我考离家近的大学吧。”——总之,我不相信她的改变是真的。
    “跟你记仇?你是我闺女。”我娘亲打我脑门一下,“脑子不正常了吧你?”
    我愕然,他们竟然都说我脑子不正常了。
    一个长假,我娘亲一点没有腻味我,反倒是我常常不由自主地腻味她:娘,别看电视了,跟我去买两件衣服呗;娘,别去跳舞了,我想吃你做的酸奶;娘,别找你同学了,咱俩去散步啊……
    每每我有要求,我娘亲倒从不拒绝,我笑她,现在是“三不”娘亲:典型的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她抗议:“怎么不负责了?不负责你能幸福喜乐地长到这么大?”
    “那现在你怎么不负责了?”我反问。
    “现在你不需要我负责了。”她泰然道,“你大了,自由了。”
    “看,还是记仇吧?”我终究不肯舍弃寻找这个我认定的原由。
    “切!”她却索性不跟我辩驳,转头去做她的事。

4

    大一、大二,转眼我都升入大三了,我终于知道我娘亲原来真不是装的——一个人不可能装那么久。她是真的改变了,在我考上大学离开家之后,她变成了另外一个娘亲,安心坦然地松开手把我放飞了。倒是因为松得彻底,我一度有一种不平衡感。
    我,真的不再是我娘亲人生的重心了。她在我离开后,不仅开始努力工作、事业有了攀升,还找回了久不联系的同学,偶尔小聚。她做美容、健身、旅游,陪我爸散步、看电影、回我奶奶家过周末、喝小酒。用我爸的话说,活得丰富多姿,让人欢喜。
    我听得出来,我爸是喜欢这样一个我娘亲的,她的身份不再只是我的娘亲,而是妻子、女儿、儿媳、朋友和一个独立的女人。总之,我娘亲的改变,让全世界都欢喜。
    除了我。电话里,我跟我爸矫情,反正她就是不再爱我了,至少,不像以前那样爱我了。
    我爸却丝毫不同情我,他说:“所有一个娘该做的,你娘都做了。现在,她终于可以对自己好一点,过自己的生活了,反倒是你不愿意,狼心狗肺啊你?压迫了她那么多年,现在她解放了,松口气,不行吗?”
    结果,讨伐得我不住声求饶——没错,我的娘亲,她不是不爱我,只是换了爱的方式,她把自己从娘亲的身份中将解放出来,在恰当的时间,给了我也还给她自己生活的自由。
    娘亲知道,早晚我是要一个人飞的,早晚她要面对没有我陪伴的生活,而早晚我也会失去她。这是亲人之爱必经的过程。就如娘亲所说,人生聚散也是常有的,如果可以收放得当、进退合宜,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而“幡然醒悟”的我只想说一句——娘亲,“甄嬛体”早就过时了。
编辑/倪萌

·上一篇文章:相望不相忘
·下一篇文章:你的柔情我才懂
相关链接
· “捐肾妈妈”石红艳: 行善是最好的投资 2018/4/20 9:33:00
· 余生,让我们温柔相待 2018/4/16 13:33:00
· 努力改变 赢得美好 2018/4/16 13:30:00
· 真正的生活品质 2018/4/13 9:09:00
· 水润动人迎新年 2018/4/13 9:07:00
· 把好位置留给别人 2018/4/13 9:06:00
· 女儿,你不漂亮 2018/4/13 9:05:00
· 赢得他的爱,才算是赢 2018/4/13 9:03:00
· 一碗面也能吃出幸福感 2018/4/13 9:02:00
· 张朝阳重返“青春期” 用天真打败抑郁 2018/4/13 9:01:00
 

关于我们 | 订阅邮购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声明 |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07 妇女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7005070号

杂志社地址信息:沈阳市沈河区北三经街9号 邮编:110013 联系电话:024-22836964   email:fnzz@vip.sina.com


网站建设:沈阳中斯威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您光临您是第100917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