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 | 本期话题 | 魅力女人 | 维权报告 | 真情速递 | 大千世界 | 生存方式 | 今生有约 | 心处方 | 读他 | 她健康 | 悦读 | 
围城内外 | 亲子时光 | 岁月留痕 | 巧当家 | 可乐吧 | 行天下 | 法博士 | 俪人堂 | 心声 | 文艺园地 | 旅游
 
 
  您的位置:首页 -> 今生有约->以微笑治愈苦难, 幸福是我们在一起
以微笑治愈苦难, 幸福是我们在一起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静女夭夭 发布时间:2018-01-02 阅读:215次

    在顺境中把日子过成诗,也许很多人都能做到。倘若在苦难中,究竟有多少人还能坚持?在成都,有这样一对70后夫妻,每天照顾两个脑瘫女儿的同时,把日子过成了很多人想要的模样——

 

 

 

勇敢坚守,有爱不觉天涯远

 

    1988年9月,18岁的成都姑娘陈静和22岁的乐山小伙龙斌被分到了乐山师范学院美术系一班。

    素描课上,陈静独自在角落里画画,龙斌从教室的另一头走过来。陈静忽然用手捂着画,冲他一笑:“我画得很丑。”龙斌傻笑着:“比我画得好。”

    那天,龙斌在日记里写着:“这个女孩好有意思呀!”

    那时候,学校桌椅短缺,新生教室都是单人桌,很小很别扭,双人课桌只有高年级才能使用。有天清晨,陈静像往常一样来上课,突然发现自己的桌子不见了。

    陈静急忙四处寻找,龙斌突然站起来走过来说:“坐新桌子吧!我跟学校换来一张双人桌。”

    顶着全班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陈静一脸诧异地走到新桌子面前,她的书本整齐地摆在课桌右边。龙斌淡定地坐在了她的左边。

    “同桌,请坐吧!”龙斌温柔地说道。

    本来陈静想拒绝他,可自己的桌子被学校收走,她一咬牙坐了下来。

    “哎哟!”全班的起哄声让陈静羞红了脸。龙斌站起来笑着喊道:“行了啊!都瞎闹什么啊?有本事你们也整张双人桌去啊!”就是这张全班唯一的双人桌,拉近了陈静和龙斌的距离。相同的兴趣爱好,总也聊不完的话题,一份青涩的爱在彼此心中蔓延。

    那时候,龙斌经常陪陈静看画展,陈静也经常陪龙斌到学校附近的山顶看日出。龙斌每天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台小相机,就为了给陈静拍美美的照片。无论是和同学游玩,还是与朋友聚会,龙斌一直陪在陈静身边,记录着她的生活点滴并乐在其中,爱情在不经意间悄然生长。

    相伴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90年,陈静分配到成都一所中学当了一名美术老师,龙斌到乐山皮具厂做了一名设计师。从成都到乐山有168公里,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单程去一趟就要四五个小时。两个人开始了充满考验的异地恋。

    后来,陈静的父母知道两人交往的事,大为恼火。在那个年代,人们轻易不会辞职,因为距离远,又在不同的城市,父母私下里无数次告诉陈静,感情终归会被现实打败,坚决反对他俩在一起,然而陈静就是认定了龙斌。 

    “异地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分手的理由。168公里就把我们之前的一切抹杀了?不可能!”正是龙斌的这句话,给了陈静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不方便见面的时候,两人便开始写信。

    日积月累,书信堆满了抽屉。父母苦口婆心地劝陈静和龙斌分手,从小一直很听话的陈静却想要为自己做主一回,争取自己的幸福,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脑海中浮现:“结婚!”

    1992年10月,陈静鼓起勇气,背着父母偷出户口本,坐上大巴车跑去了乐山。见到陈静的那一刻,龙斌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抓起陈静的手跑去了民政局,拿到了结婚证。

    没有家人邻里的祝福,没有热闹的酒席,但在龙斌和陈静的眼里,这就足够了。

 

历经风雨,有爱就有力量

 

    结婚后的前3年,两人仍是异地分居。虽然陈静没有怨言,但龙斌知道她心里难受。后来,龙斌果断辞去了乐山设计师的高薪工作,跑到成都陪在妻子身边。

    在成都团聚的两人决定一起干点喜欢的事。1995年,两人创立了一家服装设计工作室,取名为“肯派”。由于龙斌设计的衣服风格多元,在当地受到许多人认可。小两口的事业稳步提高,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本以为生活可以从此美好下去,然而,现实总比想象的要残酷,命运还是给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2002年,女儿文文出生了。初为人母,陈静把女儿打扮得美美的。龙斌每天为女儿拍摄照片和视频,记录孩子的成长。

    然而,文文11个月大时,有一天突发癫痫,呕吐不止,两只眼睛直直的,整个身体发烫,不停地抽搐……

    毫无征兆的发病,把两个人吓坏了。他们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医生的诊断给了他们当头一棒——重度脑瘫!

    辗转几家医院,医生给出的结果都是一样。两个人的心冷到了极点。癫痫每发一次,女儿的智力就会有所损伤。从那以后,陈静开始带着女儿做起了康复训练。担心女儿发病,两人从不敢出远门,家里随时备有氧气瓶、吸痰器等急救用品。

    文文十余次与死亡擦肩而过,陈静和龙斌也差不多成了半个“医生”。

    每天早上7点半,给文文换衣服,洗脸,量体温。陈静会一次又一次地说:“文文,妈妈爱你”。起初,文文像听不见一样,眼神呆呆地没有任何回应。三岁时,文文终于费力地发出轻微的声音:“妈妈”。

    那天,两个人激动得抱头痛哭。

    文文7岁时,陈静怀上了第二个孩子。没想到还在肚子里的孩子竟然在一次产检时便得到了与文文同样的诊断结果。同样的痛要再次叠加,陈静和龙斌曾经一度矛盾到了极点。最终,还是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他们无法拒绝一个马上到来的生命。

    2009年,小女儿陶陶出生,看到孩子天真烂漫的笑容,龙斌和陈静笑着为对方擦干眼泪,就算她们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但都是他们的天使。

    然而,照顾两个重度脑瘫的孩子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两个女儿不仅走不了路,连坐都坐不稳,如果没有人陪着,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倒下,或者是磕着碰着。因此,必须24小时都有人看着。孩子一旦生病,全家立刻进入紧急状态。

    2011年,小女儿陶陶突然发病被紧急送往医院,双方老人担心不已,心力交瘁。陈静的爸爸因为担心过度还住进了医院。为了不让家人担心,陈静和龙斌给父母长辈写了封长信: 

    文文和陶陶的事请大家放心,我们尽己所能在养护和医疗上给到最好的照顾。我们夫妻二人也曾反复追问,为何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但通过两个重度残疾的孩子,我们渐渐明白,世上每一个人都是被珍爱的,我们的身份不是进化的产物,不是优胜劣汰得来。人活在世上,要上不怨天,下不尤人,过好每一天的日子,欣赏大千世界的美善,理解,同情,关心他人,把爱当做人生的使命。

    夫妻俩渐渐达成一致:给两个女儿很多很多的爱,让她们活在快乐当中。

 

熬过迷茫,命运手中夺来闪亮的日子

 

    因为两个女儿,陈静不方便去外面上班。因为女儿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病,所以她必须要每天跟孩子在一起,要亲手抚摸到她们、喂饭给她们、陪她们一起玩,才觉得心里踏实。

    两年前,夫妻俩把在成都东郊的家改成了工作室和民宿,两栋房子步行只有两分钟,一栋是他们的家以及陈静的画室,另一栋是龙斌的手工皮具工作室,两栋房子里都有客房。这样,他们不仅可以照顾女儿,还可以兼顾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因为对老物件的痴迷,二十多年来,陈静和龙斌从世界各地收来了各式家具和器物,它们成为肯派民宿客房里独一无二的风景。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着绝版的发报机、照相机、二战时期的马鞍。不用招呼客人的时候,龙斌就在工作室里做皮具,他做的皮衣、皮包很快拥有了大量粉丝。龙斌喜欢为陈静做漂亮的包包和鞋子。陈静喜欢穿得美美的,招呼客人。看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和房间里摆设的老家具,很多客人都说好像回到了民国。 

    从小学画的陈静喜欢发现这个世界美的一面。比如,她会用鲜花搭配下午茶,摆得像个静物一样美,也会精心挑选好看的餐具、桌布,把好看的瓶瓶罐罐放在房间里。他们天天都在使用这些美美的东西,而不是有客人的时候才拿出来,做做样子。更重要的是,陈静希望两个女儿每天感受到的是快乐和美丽。

    每天清晨不到七点,陈静洗漱完毕,第一件事便是到女儿的房间亲吻女儿,而两个女儿,在每天清晨也会用最简单的动作和话语回应妈妈的亲吻。一天三顿饭,陈静都会耐心地喂她们。每天晚上睡觉前,龙斌都会给女儿们讲故事。有时候去了大女儿房间讲故事,小女儿就睁着眼睛等着,如果爸爸总不出现就要叫起来,那是因为“吃醋”了呢!

    院内有两颗樱桃树,是夫妻俩十几年前亲手种下的。樱桃树开花的时候,陈静会带着女儿们斜靠在树下的长椅上,似乎能把春天尽收眼底。有时候,陈静会带两个女儿到院子里和客人们聊天。大女儿文文15岁了,虽然认知和思维能力只相当于四五岁的小孩,但她学会了拥抱和分享,会到处找合适的椅子让客人坐;小女儿的笑声像银铃般的有感染力,每次陈静觉得累得不行的时候,都是女儿的笑声治愈了自己。

    晚上,两个女儿入睡后,陈静和龙斌的自由时间才能开始。他们会在院子里散步,或静静地坐着,暖黄色的灯光下,浮现着两个人长长的影子。不管多忙,龙斌夫妻俩晚上都会抽空出来和客人们喝茶,聊聊彼此的人生故事。

    龙斌弹得一手好吉他。有时候他为陈静弹吉他,陈静为他唱歌。他们最喜欢罗大佑那首《闪亮的日子》:“我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愿你永远记得,我们曾拥有闪亮的日子。未来太长,看不清悲欢前程,但因有了彼此,就有了走向未来的勇气……”唱着唱着,日子仿佛也跟着闪亮起来。 

    很多住过肯派的人都说,陈静和龙斌的日子过得就像诗一样。夫妻俩心里最清楚,旁人只是看到他们现在多么幸福,但不知道他们曾经跨过了多少磨难,熬过了多少个流泪与迷茫的夜晚,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年从命运手中硬夺来的。

    已经牵手走过28年的龙斌和陈静,对未来仍有无限憧憬。他们将心中的哀痛隐去,拥有今日便爱今日,努力让两个孩子的每一天,都感受到爱与美好。

编辑/纤手暖


·上一篇文章:清华“牛人”施一公: 身后有个贤内助
·下一篇文章:“央视名嘴”小尼的幸福生活
相关链接
· “捐肾妈妈”石红艳: 行善是最好的投资 2018/4/20 9:33:00
· 余生,让我们温柔相待 2018/4/16 13:33:00
· 努力改变 赢得美好 2018/4/16 13:30:00
· 真正的生活品质 2018/4/13 9:09:00
· 水润动人迎新年 2018/4/13 9:07:00
· 把好位置留给别人 2018/4/13 9:06:00
· 女儿,你不漂亮 2018/4/13 9:05:00
· 赢得他的爱,才算是赢 2018/4/13 9:03:00
· 一碗面也能吃出幸福感 2018/4/13 9:02:00
· 张朝阳重返“青春期” 用天真打败抑郁 2018/4/13 9:01:00
 

关于我们 | 订阅邮购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声明 |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07 妇女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7005070号

杂志社地址信息:沈阳市沈河区北三经街9号 邮编:110013 联系电话:024-22836964   email:fnzz@vip.sina.com


网站建设:沈阳中斯威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您光临您是第1009151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