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刻羽: 我从不想身上所谓的光环

作者:尹洁 发布时间:2019/6/5 8:31:49

    她身上有太多的标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的女儿,26岁获得哈佛经济学博士,29岁受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终身教授。她还获聘耶鲁、哈佛、伯克利、清华等高等学府客座教授,是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瑞士历峰集团最年轻且唯一的中国董事。

  网上对她有一句话总结: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她就是LSE最年轻终身教授金刻羽。

 

家庭背景不是一切

   “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金刻羽的名字就来自战国时代的名篇《宋玉对楚王问》。

    其中“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两个成语广为人知,其实紧随其后的还有两句“引商刻羽,杂以流徵”,有着比阳春白雪更高一层的音乐境界。金立群用“刻羽”作为女儿的名字,可见这位父亲的文化底蕴。他从一开始就想好将自己的学术梦附加在女儿的生命中。

    “我爸对于我长大干什么并没有具体的规划,但从我小时候开始,他就培养我的好奇心,让我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在个人成长方面给了我很大空间。”金刻羽说。这种习惯的养成也源自金立群的言传身教。“他下班后,一有时间就读书。我们每天吃完饭,不是看电视,而是一起读书,或者进行户外运动。我们经常聊天,但很少讨论经济问题,一般是文学、外交、国际政治。”

    从小金刻羽接受着父亲给予的时间观念。时间如何而来在于你整个人生中的时间利用。父亲跟她说,每一天、一星期、一个月的范围里,每个人能挖掘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但从十年、二十年这个跨度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大了,这其中的差异在于把握时间价值。

    金刻羽时时刻刻谨记父亲的教诲,丝毫没有在时间上浪费。在家的时候,和父母一起读书,讨论各种问题。学习之外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弹钢琴、吹黑管、游泳、溜冰、打网球。甚至她在音乐方面也做足了功课,深得老师赞叹。

    就这样,金刻羽14岁时就获得纽约哈瑞斯曼高中全额奖学金,只身一人赴美求学,三年后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她在哈佛大学本科毕业后,又继续在本校攻读了经济学博士。

    没有一个成功的人不是超级努力和自律的,这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家庭不是必要条件,但可以辅助一个具备成功者素质的人更快地发展。短短几年,金刻羽以自己的时间准则严格要求自己,用实力证明“家庭背景不是一切”,只有自我付出才能有所收获。

从哈佛到伦敦

    金刻羽从人大附中毕业后,决定出国留学,而这段经历也成就了她人生的重大转折。

    那时金刻羽的唯一目标就是上哈佛,一到周末她就看书,养成习惯后就不再感到寂寞,这段生活对她的性格培养帮助很大,以至于她后来在任何环境下都不会感到孤独。

   2000年,金刻羽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本科毕业后,她又继续攻读博士学位。金刻羽觉得自己在哈佛的最大收获是从同学们身上学到的。

    “中国有句俗语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哈佛的每位同学在高中时都名列前茅,但我发现,很多人已经超越了学校设定的界限,不仅仅是成绩拿到A以上,他们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高中生的范畴,比如有的同学十几岁就开始写剧本,有的做服装设计师,让人惊讶又佩服。”

    哈佛的课业压力可大可小,关键在于学生自己的选择。“如果你有动力,可以接触到世界上最好的教授、最好的资源、最好的机会。你可以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创新能力,也可以去创业,哈佛给你这样的空间,那么你就可以选择一些比较简单的课。一切都是由你控制的,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做好了都有机会找到非常好的工作。哈佛不以成绩为唯一评判标准。”

   2009年,金刻羽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同年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任教。


出类拔萃的女经济学家

    作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终身教授的金刻羽,因为所从事的宏观经济学研究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央行制定货币政策,她曾入选“全球青年领袖”。

    而实际走上经济专业这条道路绝非她本意。父亲金立群是从文学转向经济的。他早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上世纪80年代初,成为“文革”后第一届英语研究生。

    毕业时,金立群的老师建议他去财政部,因为“中国更需要经济和金融人才”,本想从事英国文学研究的金立群就这样踏入了经济领域,但一直没有放弃“文学梦”,90年代还翻译了《摩根财团》一书。

    在这样一位偏爱人文的父亲的熏陶下,金刻羽选择了历史作为本专业,而这一举动却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父亲认为经济学专业对她的未来发展更有帮助,最后金刻羽选择了经济学专业,并只用两年时间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课程,在26岁时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随后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现在已成为LSE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

    在学术领域,金刻羽还处在努力攀登的阶段。她曾在国际顶尖学术刊物《美国经济评论》上发表过两篇论文,也在《金融时报》发表了《欧洲应向亚洲取经》的文章,建议欧洲各国学习亚洲务实的精神。

    现在,金刻羽的研究重心是新兴经济体。“过去研究的是比较相称的经济体,比如欧洲对美国。现在新兴经济体发展起来了,可以研究的课题很多,我目前研究的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经济交流问题。”

    当被问及怎么看身上这些光环,金刻羽这样作答:“我遇到过太多非常聪明,又特别努力的学霸。当你看到身边这么多优秀的人,不光是优秀而且还特别努力时,你肯定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所谓的成绩,也就是仅此而已。所以我不太去想所谓的光环,作为一名80 后,我见证了中国重新崛起为经济大国,并坚信未来所有的重大金融故事都离不开中国。因此我就想趁现在这个机会,更好地帮中国在全世界传达一些重要的话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努力和沟通。”

编辑/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