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情侣“送单王” 爱情在送外卖的路上绽放

作者:小雨 发布时间:2019/6/12 8:52:39

   张培和王正林是青岛李沧区一家配送站的外卖骑手,他们都是聋哑人。由于同病相怜的缘故,他们俩自愿结成“互助小组”,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相互关心、相互取暖。结成“互助小组”后,他们的送单业绩不断提升,双双由“送单菜鸟”变成“送单王”,每人月收入超万元。更为可喜的是,张培与王正林在送外卖的路上互生情愫,由“友谊”逐渐升华为“爱情”。如今,张培与王正林用送外卖挣的钱交了首付,在青岛市李沧区按揭了一套楼房作为婚房,定于今年五一结婚。

 

 

同病相怜,聋哑“菜鸟”结同盟

    张培1996年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郊县农村。12岁那年,因为一次生病,乡村医生注射错了药物剂量,致使她的双耳完全丧失听力。长大后,因为听力上的缺陷,张培找工作和处男朋友都屡屡不顺。

   20177月的一天,张培坐车去青岛市区找工作,看到路上奔波着送外卖的骑手,想着自己可不可以做个外卖骑手呢。下了汽车,张培立刻用手机登录网站,看到李沧配送站正在紧急招聘外卖骑手,便坐车前去应聘。因为配送站外卖骑手严重短缺,所以张培没费什么劲便成了配送站唯一的女外卖骑手。

    然而,做外卖骑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由于身体缺陷导致沟通障碍,张培才干几天便被用户投诉。那天,张培给一位用户送餐,提前10分钟送达,本以为用户会给个好评,不曾想得到的却是投诉。张培不服气,站长电话打过去一问,用户说“我和她说话,她竟然不理我”。还有就是,尽管张培很努力地送单,但她的业绩却是全站最低的。她第一个月的送单量竟然还不足500单,而其他普通外卖骑手送单量都在1000单左右,送单王更是高达1800单左右。

    那天,张培又因用户投诉被站长批评了,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掉眼泪。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卖骑手向她走过来,坐在她对面与她打手语。由于同病相怜的缘故,张培很快与这个小伙子亲切地“交谈”起来。原来,这个小伙子叫王正林,15岁时因病丧失语言能力,只比张培早来配送站一个月,他现在的业绩也是马马虎虎,但他没有灰心、气馁,他坚信只要他坚持下去,业绩一定会慢慢提升上来的。

    有了王正林的热心鼓励,张培丧失的信心又“满血复活”了。王正林向张培提议他俩组成“互助小组”,在工作中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共同抵御工作中的风风雨雨。张培也觉得两个人相互帮扶总好过一个人硬扛,于是她点头表示同意。就这样,同病相怜的两个残疾年轻人,怀着惺惺相惜的心态组成了“互助小组”。

互帮互助,“菜鸟”成为送单王

    组成“互助小组”后,张培和王正林闲下来时就探讨送外卖的技巧。王正林向张培传授他早到一个月所获得的经验:“要想多送单,就必须掌握和熟记周边区域地图,熟记各个小区路线和楼牌号……”张培觉得王正林说得有道理,在休息或者吃饭的时候,时常打开手机看地图并熟记。

    王正林提醒张培:“光看手机里的地图还远远不够,因为手机里的地图是死的,必须亲自去实地考察。”王正林介绍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和心得:他每送完一个小区就把小区的地形图画下来,然后利用空闲时间拿出来熟记。虽然这种方法看上去比较笨,但对熟悉地形路线却非常有效。果然,张培按照王正林教的方法去做,不到一个月她就掌握了周边地域的路线图了。

    在送外卖的过程中,张培和王正林都深深感到与用户沟通的障碍。因为沟通的不畅,张培和王正林经常与用户产生误会,甚至多次被用户投诉。怎样才能突破这个沟通障碍呢?张培苦苦地思索着。一天,张培在给用户送餐时,那个订餐的小姑娘正在给她男朋友发微信。那刻,张培突然有了解决与用户沟通的办法。

    张培在王正林手机里存上各种常用短信。送餐伊始,王正林先给用户发“马上送到,请您稍等”;到了用户家楼下,再发“已到楼下,准备开门”;到了用户家门口,再发“已到门口,麻烦取餐”。由于与用户提前进行了沟通,不但大大节省了送餐时间,还提高了送餐效率和业绩,而且用户的投诉率降到零。

    由于在工作中相互帮助、相互激励、取长补短、优势互补,加之他们非常珍惜这份工作,把所有的热情和精力投入到这份工作中,无论刮风下雨都坚守在岗位上,每天送单到晚上10点,甚至次日凌晨。张培与王正林的业绩直线提升,三个月之后,他们俩成了配送站里的“送单王”,张培月送单量达到1800单左右,王正林月送单量达到2000单左右,两人的月收入均超了万元。

友谊升华,爱情来了春暖花开

    两个人在工作中配合默契,在生活上更是相互关心。在炎炎夏日,外卖骑手因为光着臂膀在烈日下跑单,胳膊经常被灼伤。张培便给王正林买了一双护袖,套在胳膊上防晒,又买来一条天蓝色的大毛巾,让王正林用水浸透每天搭在脖子上,路上可以随时撩起来擦擦脸上的热汗。

    别看王正林长得五大三粗、平时做事也大大咧咧,但对张培却体贴入微。张培每次生理期肚子都特别痛,但她一直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坚持送单。这时王正林会递过来一杯热乎乎的红糖姜茶,张培饮下去之后腹痛减轻了许多,张培的心也跟着热乎乎的:这个看起来粗糙的男人,心思还真是蛮细密的。

    渐渐地,张培内心的情愫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看王正林时眼睛里多了一份柔情。但真正使两人关系从友谊升华为爱情的,还要从青岛那场大雨说起。20187月的一天,雨从早晨开始就一直下。中午的时候,张培和王正林分别去送两个不同小区的单。王正林送完单从小区出来,看雨越来越大、越下越急,马路已被雨水覆盖并积水很深。王正林考虑到张培送单的小区地势低洼,路上积水会更深,担心张培会遇到危险,便骑着电瓶车去迎张培。远远地,王正林就看到张培推着电瓶车在深水里艰难地跋涉着。突然,张培一个重心失衡,连人带车倒在水中。王正林赶紧把电瓶车停在路边,朝着张培冲过去,弯腰把张培从水中拉起,又把电瓶车拽出来。原来,在过一个低洼路段时因为积水太深,放置在底舱的电池进了水,张培的电瓶车中途熄火了。看着已经浑身湿透的张培,王正林心疼地让张培骑上自己的电瓶车先回去,自己去把张培的电瓶车换上一块新电池。看着眼前这个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上时时刻刻都关注着自己、关心着自己的大哥哥,张培突然心潮翻滚、感情激荡,她在大雨中对着王正林打手语:“王正林,我想做你女朋友!”王正林先是愣了几秒,然后笑着比划:“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201812月,张培和王正林用送外卖积攒的钱交了首付,在青岛市李沧区按揭了一套楼房作为他们的婚房。他们打算今年五一完婚,然后继续做外卖骑手。张培说:“虽然做外卖骑手又苦又累,但我们都喜欢干这一行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俩想做外卖骑手行业的夫妻状元呢。”

编辑/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