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妻是我永远的模特

作者:李占梅 发布时间:2019/6/19 10:18:54

  许健不是摄影师,却十年如一日地为妻子拍摄了数万张唯美的照片;不是旅行家,可只要一有假期,就带着妻子天南地北地跑;不是诗人,却在为妻子拍摄的每一组照片配上了自己写的浪漫诗句。他说:“最美的风景,要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起看才有意义。这辈子,妻子是我永远的模特。”

 

 

几丝白发让他萌生摄影念头

    许健1970年出生在台州,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基层派出所工作。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许健骑着自行车行走在黄岩的东官河边上,忽然听见传来急切的呼救声,一个女孩正在河里挣扎。来不及多想的许健一头扎进河里,奋力向女孩游去。

    被救上来的女孩没有了意识,需要马上做人工呼吸。没谈过恋爱的许健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一个姑娘,湿漉漉的河水也遮不住他的面红耳赤。像是看出了许健的犹豫,看热闹的人群中一个女孩轻轻拉了一下许健:“让我来吧”。

    “邂逅”就这样悄悄地开始了。

    事后,许健得知帮忙做人工呼吸的女孩是一家幼儿园的老师,有一个和她本人一样美丽的名字——芦欣霄。许健的心不禁泛起涟漪。

    那一年,许健的身影陪着日落伴着日出,无数次行走在他工作的派出所到芦欣霄所在的幼儿园的路上。派出所的日常多是调解矛盾纠纷,抓个偷摸拐骗,工作繁琐细碎,可许健写给芦欣霄的情书就像天上的星星,温馨而浪漫。

    两人结婚后,芦欣霄被提升为幼儿园园长,她和许健一样是个工作狂,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幼儿园上。几年后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她的日子变得更加紧张而忙碌。而许健依然在基层派出所工作,城里乡下两头跑,做家务、照顾老人和孩子等几乎所有的事情全推给了妻子。

   2008年,许健调回到黄岩公安分局,终于回到妻子身边,可以和妻子尽享岁月静好了。墙上结婚时妻子年轻漂亮的照片仿若在昨日,可看着现在妻子一直操劳的身影,许健才发现妻子憔悴了不少,鬓角已生出几许白发。那天许健忽然意识到,原来一辈子很短,有太多重要的时刻、幸福的瞬间,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珍藏,妻子就变老了。

    “摄影一瞬间就可以定永久,我何不用镜头定格下妻子最美好的瞬间呢?”许健决定用摄影记录妻子的时光,向妻子告白。

做妻子生活的记录者

    那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可许健还是咬牙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台单反相机,开始鼓捣着想给妻子拍照,妻子嗔怪道:真人都在身边了,还拍什么照?抚摸着妻子眼角细密的皱纹,许健说: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每一个美好的瞬间都摄进镜头里。

    正值金秋,九峰公园里,微风带起一片枫叶,如同翩翩飞舞的蝴蝶,记忆中有好久没有陪着妻子散步了,妻子站在枫树旁浅笑盈盈。妻子曾经也是一朵娇艳的花啊,可在时光和琐事的摧残下,正在一点点憔悴。望着妻子,许健的眼圈红了,赶紧把镜头对准她,可在调参数时有些手忙脚乱,照片一出来,许健有些懊恼,责怪自己把妻子拍丑了。妻子开玩笑说:“这才是本真嘛,人老了就丑了。”她顿了顿又说,“其实照得好坏并不重要,一起慢慢变老才浪漫。”

    妻子的话给了许健很大的信心和动力,为了把照片拍好,闲暇时许健开始一次次往图书馆跑,查阅了大量摄影方面的书籍,虚心向别人请教焦距、光圈、景深、曝光等各种摄影技巧,很快摄影技术有了很大的提升。

    以前,妻子是典型的“宅女”,所有精力都给了工作和两个孩子,此后一有时间许健就拉着妻子往外边跑,一年多的时间,滨江世纪公园、划岩山风景区、柔极溪、委羽山等,甚至黄岩的每一条街道小巷都留下了他给妻子拍照的身影。

    镜头前妻子有万种风情:温婉、婀娜、艳丽、妩媚、高冷、宁静,慢慢地许健发现不仅照片里的妻子年轻了许多,生活中妻子的眉头也渐渐舒展了,精神状态越来越好,爱说爱笑成了妻子的常态。

    摄影融情于景,因此时常会运用远景。有时许健和妻子隔了百十来米在拍摄,不用多说一句话,妻子摆出最美的姿态,许健就会心领神会地抓拍,妻子的一颦一笑,哪个角度最美,都在许健的脑海里。

    渐渐地,许健把眼光延伸到了黄岩郊外的自然风景,两个儿子上了大学后,开始携妻子游历天南地北,几年的时间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

    每次回到家,出来一组好照片,是妻子最快乐的事情,感受着妻子的快乐,许健觉得这才是他人生中最有意义、最幸福的时刻。



不变的是镜头里的人

    许健摄影技术娴熟后,偶尔会参加摄影采风团,可是当一群人长枪短炮围着专业模特时,他却依然专注于自己的妻子。在他眼里,妻子就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模特。

    在众多的摄影服装中,妻子偏爱民国和古风,于是每到一个地方,许健不仅为妻子拍照,还格外留意当地流行的旗袍颜色和式样。在妻子一整柜的旗袍中,有一件是她最钟爱的,那是旅拍至江南的一个小镇时,许健在一家绸缎庄相中的一块织锦缎料,从量身到设计许健都亲力亲为,又找了一位全手工缝制的师傅用了半月才赶制出来的。

    江畔上穿旗袍的妻子,一笑一颦,一举手一投足,流露出的万种风情就在许健的摄影中定格在了那远去的时光里。

    旅途中是妻子最放松的时刻,自驾路上,许健会将车子的后座留出足够的空间,放平座椅,让妻子能平躺着休息,往往等妻子一觉睡醒,映入眼帘的便是另一番风景了。

    去年夏天,妻子肺部查出了肿瘤,接受了胸腔手术。很长一段时间,妻子的情绪都不稳定,许健便带着妻子出去散心。行至新疆,看见赛里木湖的第一眼,妻子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呆住了,远处白色云雾包裹下的山峦依然翠绿,雪山映衬下的松树与翡翠一般的海子水库交相辉映,有一种美得窒息的感觉。赛里木湖水似乎是从天边一直延伸过来的,平静如画的水面闪耀着幽蓝宝石般晶莹深邃的光芒,清澈得让人刻骨铭心。

    许健和妻子一遍遍流连在湖畔上,傍晚的赛里木湖没有了如织的游人,两人眼神一对视,便心照不宣地开工了。妻子摘下了口罩,她知道丈夫想要她最美最健康的形象。为了找到更好的拍摄角度,许健几次趴在结冰的湖面上,寒风吹过,牙齿在打架,鞋子和衣服已被雪水浸透,脚底冰凉,妻子在坚持,许健就陪着妻子坚持,终于许健拍下了一组妻子身穿古装、手持油纸伞在宁静祥和的湖畔端庄优雅的姿态。

    照片中妻子的身影比以往单薄瘦弱了不少,许健突然明白,其实拍摄的过程就是陪伴的过程,照片的好坏对于他和妻子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妻子需要的是他的陪伴,陪着她走过每一天每一年;而他最想要的是妻子的平安健康。

    旅拍中许健和妻子经历过很多未知的风险,在干旱的沙漠里,扛着两台二十多斤重的相机,大汗淋漓,趴在40多摄氏度的水泥地上,差点被烤成肉片,也曾遭遇过突然来袭的沙尘暴,车子曾在荒野中抛锚,在悬崖边打滑……然而,每一次历险,都没有阻止许健为妻子拍照的脚步和念头,磨难中,许健和妻子的手牵得更紧了。

    十年的时间,许健为妻子拍摄的照片装满了8本相册,妻子每年的生日时,许健都会送上自己精心为妻子编排的相册,每一张照片上还附有他写给妻子的诗句:“当你的影子,在礁石上如一朵白莲盛开,夏天的尾声便溅起了原始的颤音。而海边的你,仍在默默寻找梦境中的海市蜃楼,眼中柔情几许。”

    这上万张的照片,每一张都是时光的标本。许健说:“如果给这些照片起一个名字,每一张都是一句‘我爱你’!

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