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大山的夫妻, 把木头雕刻成最美的样子

作者:魏斌 发布时间:2019/6/26 11:20:41

  满目山林,总有一两棵,被时间抛弃的木头,也总有这么两个人,重新赋予它生命。顾玉鹏和袁婧这对“80后”夫妻,在云南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街道小哨村,“隐居”两年有余。住着木屋、开着木车、做着木工,把日子过成了一首诗。父母、朋友从最初的“不理解”,逐渐变成如今的“很向往”,偶尔也会和他们“混”在山中,不思归期。大山深处的欢笑声,镌刻在这对平凡“木匠夫妻”的每一块木头上。

 

 

云南姑娘嫁给东北“小木匠”

    袁婧是个热情开朗的昆明女孩,顾玉鹏是个内敛稳重的东北汉子。相隔千里,他们如何走到一起的?每当有人问起,夫妻俩都会相视一笑,“网恋呀”。袁婧网名“飞天猪”,顾玉鹏网名“猪坚强”,巧合的“情侣网名”拉近了两颗年轻的心。

    顾玉鹏从大东北追爱到昆明,和袁婧在昆明安了家。起初,两人也像都市青年一样,过着上班下班“循规蹈矩”的生活。每天下班,袁婧忙着烧饭、做家务,顾玉鹏则一头钻进自己的“小作坊”里,鼓捣木工活。

    木工是顾玉鹏的一大爱好。他在“小作坊”里一待就是大半天,袁婧为此还吃过醋。有一次,顾玉鹏“出关”一看,家里冷锅冷灶。“婧婧,咱把这只小鹿炖了吃吧?”说着,他把一只木头小鹿放在袁婧手里。小鹿方方的脑袋,大大的耳朵,袁婧破涕为笑:“谁家的小鹿脑袋是方的?你这个木头。”

    的确,顾玉鹏不会说好听话,只会做一些小木件讨好妻子。看着顾玉鹏在“小作坊”里忙活两三天,只为博得自己一笑,袁婧觉得这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顾玉鹏喜欢逛二手市场,有一次他看到一些木头红酒箱。他把酒箱买回家,敲敲打打,装上电路和喇叭,弄成复古小音箱。“看在眼里有情调,捧在手里有质感。”听到妻子对音箱的评价这么高,顾玉鹏满心欢喜,试着放到网上,第二天就被人买走了。

    这笔不过几十元钱的“小生意”,改变了夫妻俩的生活。“既然有人喜欢,以后我做了放到网上卖卖看,说不定能养活咱俩。”顾玉鹏来了信心,袁婧也很支持。

    做木工活需要场地,“小作坊”是顾玉鹏租来的车库。2016年夏天,租房到期,他准备搬迁时,突然想到:“做木工活,在城里和乡下没什么区别,何不到农村去,租金还便宜呢。”

    顾玉鹏和袁婧开始物色场地,在周边一带寻寻觅觅。有一天,夫妻俩来到距离市区30公里左右的昆明官渡区大板桥街道小哨村,他们一下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这地方太美了,你听听,喊一声还有回音呢。”到了山里,袁婧快活得像只小鸟,拉着顾玉鹏左蹦右跳。顾玉鹏也看傻了,他觉得眼前这片山就是自己要找的家。

    刚好有一户农家的主人要去昆明工作,袁婧和顾玉鹏便把他的房子租了下来,改造成木工坊。

    “我真想赖在这里不走了。”

    “我也是,木头和大山的味道最配了。”

    望着天空的繁星,吹着山间的微风,没犹豫,袁婧就辞了干了8年的会计工作,顾玉鹏也辞了职,收拾行囊住进了深山。

    “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到山里去,你们喝西北风啊?”父母对他们的举动很震惊,连连反对。可夫妻俩决心已定,他们相信稍待时日,父母肯定会理解他们的追求。


“猪圈夫妇”,臭味相投也恩爱

    在顾玉鹏的影响下,袁婧也对木工产生了兴趣,经常给他打下手,一些基本技巧不知不觉也掌握了不少。

    袁婧的第一件木艺作品也是一只小鹿,她想给丈夫送她的那只凑成一对。小鹿做好后,还差鹿角,为了找到满意的造型,袁婧在山里找了一下午。顾玉鹏顺手捡起两根树枝:“随意生长的枝条就是自然美,你插到小鹿头上看看。”果然,瞬间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鹿就出现了,她开心地喊着:“我的小鹿做成了,老鹿有伴儿啦!”

    工作的地方有了,可“过日子”的地方也得有呀,顾玉鹏灵机一动,把目光盯上了旁边的猪圈。猪圈早已“猪去圈空”,何不变废为宝,改造成休闲的地方呢。

    说干就干,顾玉鹏和袁婧开始打扫猪圈。他们戴了两层口罩在里面摸爬滚打,到了晚上洗完澡后,身上的味道还是无法散去,两人相视一笑,“臭味相投,谁也不嫌弃谁。”

    接着,夫妻俩捡来树枝、石头等材料,给猪圈铺上木地板,用木头做了小酒吧和高脚凳,村民家里的废旧门板被收集起来,敲敲打打成了餐桌。一个多月后,猪圈彻底改头换面,满屋飘着淡淡的木香,所有家具摆设都那么自然而有情调。

    小家是有了,可现实问题也要解决:比如,没有菜场,没有煤气灶,更没了动动手指就能召来的外卖小哥,一日三餐怎么办?动手能力超强的顾玉鹏回忆着电视剧里的样子,用泥土和石头在院里搭起土灶。袁婧则厚着脸皮挨家挨户地从村民那里“接济”点土豆、洋芋等,来一顿美美的烧烤。

    “你们从哪里来?”祖祖辈辈住在那的村民,对这对“天外来客”甚是好奇。顾玉鹏笑着说:“以后我们就在这里混了,还请父老乡亲多多关照。”

    热情淳朴的村民时不时会把自家的蔬菜瓜果送给他们,他们也会送些小木件给村里的孩子。但靠吃“百家饭”的日子哪能长久?夫妻俩决定靠山吃山,从集市上买了各种蔬菜瓜果的种子,在院子里开辟了一块地,浇水、施肥、除虫,像模像样地当起了农夫。

    “自己种的蔬菜就是好吃,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吃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袁婧和顾玉鹏决定“扩大经营”,从集市上买来五只小鸡仔,精心地养起来。

希望一直能过着喜欢的日子

   2016年冬天是夫妻俩第一个在深山过的寒冬。夫妻俩捡来古木残枝,把中间挖空,填上泥土变成花盆,种上多肉植物。以前在城里时,多肉很娇贵,一不小心叶子就发黄烂了。可到了大山,多肉也好养起来,哪怕只有一片叶子,也能冒出小芽儿来。

    “榴莲”和“黑子”是继小鸡后,和袁婧顾玉鹏一起生活的第二批伙伴。它们是夫妻俩买来的两条土狗。“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保卫家园!”以前顾玉鹏有时在“小作坊”里忙通宵,独自睡觉的袁婧有点害怕,自从家里来了“黑子”和“榴莲”,她觉得安心多了。

    在大山里生活,夫妻俩的日子也十分淳朴,平日几乎不用添置衣衫,袁婧也不化妆,用溪水洗一把脸,感觉比用任何化妆品都舒服。生活中的开支也少了许多,两人偶尔会进一趟城,添置一些必备的日用品,所有的经济来源都靠在网上售卖木工艺品。

    “听说在山顶看夕阳特别美,要是有辆小车就好了,绕着盘山公路一直开到山顶。”2017年春天,袁婧突发奇想。

    顾玉鹏是个“宠妻狂魔”,平日妻子用的梳子、凳子等,都是他用木头一刀一刀精心制作出来的。为了做出这辆车,顾玉鹏跑了好几个村,收购了两辆废弃电动车。然后,他用钢架为车身框架,用木头做了外壳,安装了两个座位,再把轮胎、电路等安装到车里。一辆四轮小车就诞生了,一次能跑50公里左右。

    天气晴好的日子,顾玉鹏会开车载着袁婧前往山顶。之后他又开发了木头制作的童车、滑板车等,很受顾客喜欢。顾玉鹏还制作了一条从家里直通山里的溜索。他们在山上开发了一片果园,种了苹果、橘子、桃子等果树。等到丰收的季节,一筐筐果子顺着溜索搬到院里,毫不费力。

    夫妻俩把日子过得这么有声有色,父母渐渐理解了他们,“希望你们可以一直做着喜欢的事,过着喜欢的日子。”亲朋好友也会趁着周末到他们的“高级猪圈”里体验生活。

    每天睡到自然醒,在鸟鸣中起床,夫妻俩的山中岁月被木工、品茶、种菜、看夕阳填满,把日子过成了诗。选择“丁克”的他们愿意继续以“深山木匠”的姿态,把山里的每一块木头都雕刻成最美的模样。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