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婆婆”, 有一腔明明白白的大爱

作者:俞佳铖 发布时间:2019/6/26 11:19:02

   广西南宁市61岁的谭桂清身后,常跟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不点”,围着她嬉笑打闹。“小不点”既不是她的儿子,也不是她的孙子,但他一口一个“婆婆”,叫得比谁都亲。谭桂清原本是“小不点”的保姆,怎料雇主“消失”,她毅然扛起重担,照顾起这个与自己毫无血缘的孩子。8年来,从陌生保姆变成最亲婆婆,20189月谭桂清入选“中国好人榜”。她说:“这个荣誉太高了,我只想做孩子的‘好婆婆’。”

 

 

雇主消失保姆照顾孩子

    谭桂清是广西桂林市人,和老伴育有两个儿子。2003年,老伴因病去世,谭桂清和儿子们相依为命。2007年,两个儿子前往南宁发展。2011年,谭桂清也来到南宁,和两个儿子一起生活。当时儿子都没结婚,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谭桂清便想着找点活贴补家用,减轻孩子们的负担。20117月,经家政公司介绍,谭桂清前往钱晓婉夫妇家当保姆,照顾他们的小孩。

    钱晓婉和丈夫葛军是从外地来的,儿子小树只有十个月大。钱晓婉对谭桂清说:“我们生意很忙,每月给你1500元,照顾好小树就行。”谭桂清走到小床旁,小树躺在里面。看到谭桂清,他吮吸着手指的嘴巴突然张开,“咯咯”笑起来。这个笑容天真无邪,让谭桂清打心眼里疼惜他,她轻轻地将他抱起来。小树一点儿也不怕生,在她怀里安静地看着她,眼神里满是依恋。

    就这样,小树走进谭桂清的生活。很多时候,家里只有他们两人,小树父母常很晚回家,有时干脆一两天不回来。谭桂清不清楚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钱晓婉看到谭桂清把小树照顾得很好,一个月后她提出:“谭阿姨,你把小树带到你家照顾吧,我每月给你2000元,我们空了会去看他的。”

    于是谭桂清把小树接回自己家。平时省吃俭用的她,想着法儿给他喂米糊、奶粉、果汁等补充营养。两个儿子知道母亲带孩子不容易,下班后常会帮忙照顾小树。小树似乎也很喜欢这两个“大哥哥”,每次见到他们,高兴得手舞足蹈。

    钱晓婉夫妇会不定时地来看小树,每次都带不少吃的用的。“小树啊,你要听‘婆婆’的话。”钱晓婉抱着牙牙学语的儿子,教他发音“婆婆”。谭桂清笑道:“孩子第一声应该学叫‘妈妈’,哪有叫‘婆婆’的呀。”“谭阿姨,你对小树比我这个妈妈还要好,我们都很感激你。”

    钱晓婉说的没错,谭桂清把小树当心肝宝贝疼爱着,有时两个儿子会假装“吃醋”:“我们小时候,恐怕也没对我们这么好吧?”

    钱晓婉夫妇每月都会按时给谭桂清送来工资,但从2012年春天起,夫妇俩看孩子的次数越来越少。20124月,夫妻俩整整一个月没出现,谭桂清也没拿到工资。谭桂清慌了神,赶紧给钱晓婉打电话,可是打不通。

    6月的一天,谭桂清突然接到葛军的电话,他请她继续照顾小树,说过段时间会来结清工资。然而,谭桂清等了一个月又一个月,也没有等到他。她打对方电话,也始终无法接通。

“不明不白”的婆婆爱得明白

    小树父母“消失”,让谭桂清心里七上八下没了底。从此,她隔三差五带着小树,四处打听钱晓婉夫妇的下落,但始终了无音讯。

    “妈,得想想办法,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帮别人家养孩子吧?”两个儿子和母亲商量。谭桂清不知道怎么办,抱着小树默默流泪。直到2012年年底,谭桂清才得知,钱晓婉因贩毒判刑,关在广西女子监狱。

   2013年年初,谭桂清辗转来到广西女子监狱,费尽周折,终于见到钱晓婉。

    “谭阿姨,对不起你。” 憔悴消瘦了许多的钱晓婉泪如雨下。谭桂清本来很生气,但看到钱晓婉这样子,心又软了。她拿出小树照片,得知小树已会走路说话,钱晓婉喜极而泣:“谭阿姨,你是我的大恩人。我从小父母双亡,自从我出事后,小树爸也不知去了哪。我要在这里待8年,小树就靠你了,等我出去后一定报答您……”

    8年?”谭桂清不由惊叫起来。钱晓婉知道这个请求让谭桂清十分为难,流着泪说:“阿姨,如果你不愿带了,就把他送到福利院……”谭桂清不知说什么好,默默离开了。

    “小树妈妈都答应了,咱们就把孩子送走吧。”两个儿子劝母亲,谭桂清却舍不得:“福利院哪有家里好啊,再说万一他爸爸哪天找来了,到时怎么向他交待?我们少吃一口,就能把孩子拉扯大了。”做了这个决定后,谭桂清心里总算踏实了。

    “婆婆,婆婆。”小树每天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她,晚上也睡在她身边。谭桂清清楚,小树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他了。

    小树出生后,父母没给他上户口,到3岁时,小树上幼儿园成了难题。谭桂清为此东奔西走,在当地教育局和妇联的帮助下,终于进入家附近的幼儿园。

    幼儿园体检时,小树被查出贫血。谭桂清着急地问医生,医生建议食补。向医生请教后,谭桂清每天给小树喝牛奶,做瘦肉饭,隔天做一顿黄鳝汤,一周吃两次猪肝……

    “婆婆吃,婆婆吃。”小小年纪的小树已知道心疼谭桂清,喝牛奶时,总要婆婆先喝一口,吃瘦肉饭,也会盛一勺塞婆婆嘴里。谭桂清感觉特别暖心,搂着小树说:“小树成大树了,知道心疼婆婆了,以后也要对妈妈好。”

    “婆婆,妈妈在哪呀?”谭桂清早想好了一番说辞:“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赚钱,小树要听话,妈妈才会早点回来。”小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穷婆婆把“黄老三”送进私立学校

   20157月,谭桂清出门买菜不小心摔了一跤,左腿骨折。谭桂清花了3万多元医疗费,一时间家里陷入窘境。让谭桂清欣慰的是,小树很懂事。4岁的他自己吃饭穿衣,每天守在病床边,从不乱跑。有一次,谭桂清的侄女带着8岁的女儿诺诺来探望她。谭桂清对诺诺说:“帮姑奶奶倒一下尿壶。”诺诺捂着鼻子说:“我不倒,很臭。”没想到,小树马上过来拿起尿壶:“婆婆,我帮你倒。”让谭桂清感动不已。

    转眼,小树幼儿园毕业。毕业那天,谭桂清带着小树去吃披萨。小树高兴地拿起一块披萨,递给谭桂清:“‘妈妈’,你吃。”“你叫我什么?”谭桂清愣了。小树说:“叫你‘妈妈’呀,你说妈妈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你就是我的妈妈。”谭桂清的眼圈红了,自己多年的付出换来了孩子的真情,但她还是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激动说:“我是婆婆,你有妈妈,以后妈妈会来接你回家的。”小树噘着嘴,一脸难过。她把小树抱到身边:“不许哭鼻子哦,哭鼻子就不是男子汉了,还怎么保护婆婆。”小树破涕为笑。

    小树很快7岁了,没有户口上学成了难题。谭桂清跑了很多部门,得知小树只能上私立学校,但私立学校学费昂贵。“我不仅要把小树带大,也要让他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识字,做个文化人。”谭桂清和儿子们商量后,一家人齐心协力,终于在20189月开学前凑足学费,把小树送进当地的私立学校。

    小树上学后非常用功,让谭桂清特别欣慰。谭桂清收到钱晓婉从监狱里寄来的信:“谭妈妈,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您对小树的爱是亲情也是恩情,我用一生都无法还清……”钱晓婉的事,谭桂清至今还用善意的谎言瞒着小树,她相信等他长大后会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2019年春节,亲戚朋友来谭桂清家里拜年,小树端茶倒水,一副小主人模样。有亲戚开玩笑:“小树,小鬼当家,真行呀。”谁知,小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黄家排行老三,请叫我‘黄老三’!”亲戚们笑了,谭桂清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