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首页 /推荐阅读

“我与《妇女》杂志”征文:一生情,一世缘

作者:冯梅 发布时间:2019/5/8 9:52:50

    在时间的长河回望,我与《妇女》杂志的结缘应该是2007年。几乎是一见钟情,我一下子就由衷地喜欢上了这本人文沉淀和温暖情怀的期刊,此后,我的多篇人物稿件陆续被刊登。那时候,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默默编织多彩梦,希望爱情、事业都能结出丰硕的果实。

   200910月,我接到了杂志社的邀约——去沈阳参加笔会。为此,我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活动,只为去赴一场与我珍视的编辑和文友的心灵之约。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日大雾弥漫机场高速,她亲自目送我拖着行李箱走入候机大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顺利抵达沈阳桃仙机场后,我刚一出站就感受了妇女杂志社扑面而来的盛情。热情的郑好编辑带着爽朗的个性一路上跟我们介绍沈阳的风土人情,一下子拉近了大家从网络到现实的距离,我们仿若老朋友般谈笑风生。

    在数天的行程里面,我和所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作者一样,真切感受到了妇女杂志社全体领导和同仁对作者的关照和热情,我们一起游沈阳故宫,一起去刘老根大舞台看二人转,一起去大连品尝海鲜泡温泉,一同参观张学良大帅府。在欢乐的时光里,我真挚地和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大咖们热诚交流,感觉无限畅快和放松。不巧,第三天我就病倒了,严重的高烧引起虚脱,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导致后面的活动我都无法参加。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我一生中患过的最严重的一次疾病。我从未病得如此之重,也从未在我如此珍视的场合如此不争气地倒下了。

    一切,只因当时是我人生中最低落的时期。在此之前,我同时果决地结束了工作和感情。只是,这一决定毫无疑问给我的身心带来重创。在之前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各种劝导、各种骚扰、各种徘徊不断,让我犹如生活在冰窟一般寒冷。我拼命熬夜写稿,彻夜难眠导致左眼几乎失明。理所当然,来到北方寒冷的冬天,在心情大好的时候,稍微放松了一下警惕,我就毫无征兆地病倒了。这场病,让我错失了许多美好,同时,也让我收获到了许多此生再无机会感知的情分。

    如大姐般温柔细腻的赵丽杰老师马上护送我去当地最好的医院治疗,我所在宾馆的美女服务员热情地为我熬好了姜汤,文友们纷纷嘘寒问暖为我承担下所有烦忧,让我即便身处异乡且病着,也感觉到家人般的温情,我内心充盈起无限的感激与感谢。

    在那几天时间里,我在沈阳品尝了地道的东北菜,来到东北大娘烧得滚烫的热炕上聊家常、和文友们到梨园采摘,我们以各自的才情和智慧温暖了一路。周海亮、王恒绩、蝶舞沧海、梅寒、叶倾城,是我沈阳之行交到的最真挚的朋友。这十多年来,我们的联系从未间断,我们彼此互诉衷肠,一起搀扶着度过。

    多少音容笑貌,多少欢歌笑语,仿佛就在昨天。美妙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临行前收到杂志社专门为我们每个人订制的水杯,上面的“相知一辈子,相伴一生”九个字让我铭刻至今。时任杂志社社长董永冰大姐脚有伤,却亲自给每个作者送行,一趟又一趟,让人动容。在与大家挥手道别的时候,我流下了深情的热泪。一上飞机,我就低头奋笔疾书,写下了自己此行的感受。在已然记忆模糊的那篇文章里面,我对自己的境遇有了一个全新的阐释,我对所有朋友对我的深情厚谊表示感谢,也在心里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更明确的规划。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好好爱自己,我一定要站起来,我一定要好起来,我一定要活得风风光光,给所有爱我的人一个完美的交代。

    于是,尘埃落定后的日子,在我每日的奋力奔跑里面落地生根。我真的幸运了,回到武汉,我很快就邂逅了我缘定今生的另一半。他的温良恭俭、踏实稳重一下子让我感觉此生有了可心的依靠。此后在一系列的生活序列里面奔赴,我就像一只奔忙的兔子一路飞驰。

    如今,我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我把自己的每一天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每一天都过得丰盈美好。这样的一个有梦想有奋斗有追求的女人,在内心万分感恩2009年的那场“遇见”,感恩生命赐予的这场缘分。正是在辽宁度过的那几天,让我感知到了上天的力量,让我相信,在这个繁华、浮躁的世界里面,总有一些力量会让我泪流满面,也总有一些命里注定的缘分把我平淡无奇的日子点亮。

    十多年的创作生涯,我写过数百万字的作品,我写过太多的人和事,我寻访祖国的山川河流,接触过许多的媒体,但是唯有妇女杂志社,一直珍藏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是我心中最柔软的角落。我要拥抱妇女杂志社的每一位编辑和同仁,是他们让我们广大的文友找到了一个非常温情的平台;我也要感谢妇女杂志社,用自己多年的操守和坚持完成了一个个作者、一个个读者的人生梦,用这样一场有人情味、有见地的笔会温暖了我的人生路、改变了我的人生路!我心底要说的是,一次聚首,缔结下一生情、一世缘。此后再未有机会谋面,但是心底永远牵挂!

   编后:冯梅笔名山水梅子,是本刊及国内众多大刊的实力作者。今年,她执意深情地订阅了2019年全年《妇女》杂志。

编辑/南山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