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首页 /推荐阅读

《妇女》伴我几十年

作者:李彦民 发布时间:2019/6/12 9:36:11

    我和《妇女》杂志结缘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

    那时我还年轻,喜欢文学又从事教师工作,工资虽不高,家境也贫寒,但却舍得去书店、邮局买自己喜欢的书刊看。就是那时爱上了《妇女》,爱她的青春励志故事,羡慕书中那些女人的高贵气质,佩服那些在工作岗位上的女模范。于是《妇女》就成了我心中的经典读物,只要有点空闲,就会从抽屉里拿出来看,如果不把一篇文章读完,就什么事也做不踏实,还经常传借给爱读书的同事们看。

    久而久之,我的脚步便行走在文中的字里行间。那些深深浅浅的道理,为人处事的格言,竟不知不觉地推动了我的工作进展,把自己的班主任工作做得风生水起。为此我被评为“市转化后进生模范”,还多次作讲演,那些获奖大红证书至今还保存着。那些几十年,十几年前的一批批毕业生至今也还在找我畅叙师生缘……深究起来,只有我自己知道,除了自身的工作素养之外,《妇女》杂志和各种图书就是我工作与生活中的朋友,知己和指南……

    前几年退休后,我学会了玩手机,从手机里寻找世界风光,订票旅游,学习诗词文化,觉得文学还是与自己的生活与爱好息息相关,于是就倍加关注《妇女》杂志网站和微信平台。

   2017年春季,我看到了为妇女杂志社官方微信公众号征名的消息。我凭多年对杂志的好感,取了“播撒阳光”这个名字发了过去,令我没想到的是“播撒阳光”成为十个入围名称之一,我也成为三名“热心读者”之一,我不仅收到了杂志社寄过来的荣誉证书,还获得了全年的《妇女》杂志和《妇女·女人观天下》杂志各一套。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和鼓舞!在阅读学习的同时也更加激起了我为杂志投稿的热情。

   20183月份,我的一篇读后感《精神食粮,播撒阳光》被选登在了《妇女·女人观天下》的“编读往来”栏目中。有一天,一位叫闵莉的人要求加我好友,看到了头像使用的那朵白紫相间的小花,那么文雅那么养眼,于是我便毫不犹豫地点击添加成了好友。之后,对方说:“您好,我是《妇女·女人观天下》的编辑闵莉,感谢您对我们杂志的支持,您之前的来信已经见刊。我们以刊物代替稿酬,会送您一年的杂志……”之后,我每月都能从杂志中看到自己喜欢的文章,那心情格外好,真的不次于我一次外出旅游的愉悦。

    至今我也不知道闵莉长什么样,不晓得她多大年龄,但是远隔千里,她的工作是编辑,还要在百忙之中兼着给读者邮寄的使命,她这种不厌其烦地为读者服务、对各地读者一视同仁的工作作风令我十分感动,暖于心中……我真挚地感谢妇女杂志社,感谢网络,感谢杂志社这么好的员工!

  每次我收到杂志时都会把封面拍下来给她发过去,以表示感谢的同时也让她放心地知道邮寄已成功。《妇女》杂志的确是适合所有家庭的精神食粮,这一点我是深有感悟和深信不疑的,在阅读中很多文章都令我一次次地感动,一次次地热泪流淌!我喜欢在“世界”中去展望世界,在“视角”中去拓宽视角,在“阅读”中去感悟人生……

    我在阅读充实自己的同时,也积极地寻找杂志适合自己的栏目投稿,把自己的所得所感抒发出来落入笔端绝对是一种收获和快乐。2018年第9期的《妇女》“文艺园地”栏目中又选登了我的两首词《南乡子·落叶》和《临江仙·咏冰凌花》。高兴之余我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妇女》杂志的魅力、编辑的魅力,当然,杂志社对读者来说更是最强大的磁场,更有无限的吸引力和说服力!

    细数流年,很多事情都淡忘了变化了,但是唯独我对《妇女》杂志的爱仍然一往情深,永远放不下,读不完,和她结下了一生的缘。那些挑灯夜读的往事历历在眼前成了今生挥之不去的记忆,正是这种深缘才拨动着我创作的心弦,投稿的灵感,是杂志人的美与善,给了我堆砌文字塔的力量源泉,那些美好的篇章永远是我心灵栖息的港湾。是《妇女》杂志架起了我文字与心灵的桥梁,情感与情谊的生命线……

    《妇女》杂志的确是播撒阳光的精品,值得我一生去阅读,学习,陪伴和深恋……

编辑/南山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