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前任

作者:王欢 发布时间:2019/6/26 11:28:57

    顾军到家时,李曼正在屋子里收拾东西,七零八碎摆得满地都是,想找个下脚的地方都难。顾军插空跳到沙发旁,问道:“你这是干啥?”

    “家里风水不好,我改装改装,换个气象。”说话的工夫,李曼把墙上的装饰相框都拿了下来,瞥了一眼扔到一边,嘴里嘀咕着:“换掉!”

    顾军这时已察觉到李曼心里的气,所以他没吭声,冷眼看着李曼大刀阔斧地掀起断舍离运动。

    “沙发垫太旧了,换一个。算了,沙发我也不喜欢,干脆连沙发一起换了。”

    顾军肚子有点饿,瞧这形势,怕是一时半会儿归拢不完,就打断李曼的碎碎念,问道:“咱啥时候吃饭?我饿了!”

    李曼瞪了眼顾军,气哼哼地站起来:“怎么?看我扔你前任买的东西,心里不爽了是不是?”

    顾军无奈地笑笑,说:“好好好,你愿意扔就扔,都随你!”

    看到顾军这态度,李曼心里更不顺了,放下手里的物件,站起来质问顾军:“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顺着你的意思呀,你想扔就扔,我听你的还不行?你最近三天两头的来这么一出儿,说说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李曼咬着嘴唇看着顾军,忽然拍拍手,故作轻松地说:“算了,吃饭吧,我也饿了。”

    顾军看着满屋狼藉,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顾军现在很后悔,当初就该果断卖了这套房子换套新的,或者重新装修,虽然劳民伤财,但至少能堵上李曼的嘴,换个清静,省了这日后的埋怨。

    这套房子颇有渊源,是顾军两年前买的。那时候,他的女朋友叫赵静。两人打算结婚,买下这套房子当婚房。房子交钥匙后,两人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搭在这房子里了。毫不夸张地说,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他们都花了心思,大到瓷片小到一个花瓶,都是跑了好多个家装市场货比三家后的选择。

    谁承想,房子装完后,在筹备婚礼的期间出了岔子——赵静的初恋男友从国外回来了。

    初恋男友打来电话的时候,赵静正和顾军挑窗帘,挂了电话,她整个人变得魂不守舍。顾军的心里有一点别扭,但他并没有多想,毕竟,他和赵静都快结婚了。而且当初是那个初恋为了前程甩了赵静,赵静心里恨死他了。反正,他觉得横竖不算个事。

    结果有一天,就在两人要去买婚礼请柬的时候,赵静忽然对顾军说了句让他现在回想仍觉得扎心的话:“顾军,这个婚我不想结了,咱俩算了吧,对不起!”

    顾军整个人都是蒙的。

    自打初恋回来后,赵静确实有些反常。比如,接电话的时候总是背着他,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原本诸多挑剔现在却把“随便,怎么都行”挂在嘴边上,他理解她的心理波动,万万没想到,大婚在即,赵静竟然落跑了,最终还是吃了那口回头草。

    因为这件事,顾军大病一场,病好后还要打各种电话处理善后事宜,退婚纱照,退酒店,退婚庆,这些都还好说,最多付点违约金,唯有那套已经装修好的婚房,成了躲不过的伤心地。

    那套房子地段特别好,学区医疗地铁等等配套设施非常完备,而且升值空间大,如果卖掉,想以同等价位买同等条件的房子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房子的装修,全部用了最好的材料,倾注了他那么多心血,卖掉太可惜了。

    顾军特别闹心,干脆把房子放在那里,不去住,眼不见为净。

    时间一晃过了一年,顾军渐渐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本就老大不小,家里也催得急,顾军就这样通过相亲认识了李曼。

    李曼是个爽利姑娘,她对顾军一见钟情。在两人交往的过程中,李曼一直占据主动性。她主动约顾军出来吃饭,主动约顾军出去玩,加上双方家长撮合,两人慢慢走到了恋人那步。

    有一次,两人去吃甜品,李曼点了份香蕉班戟,她一直撺掇顾军把班戟切开,顾军也没多想,结果在奶油中发现了一枚戒指。那一瞬间,他是真的被感动了。一个姑娘,要多爱一个男人,才会主动求婚啊。

    看着面前眼中含泪却笑得一脸幸福的李曼,顾军想,这辈子,就她了。

    于是,时隔两年,顾军再次筹备婚礼。而那套房子,成了他的难题。他了解李曼的性格,也没瞒着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待清楚,末了,他说道:“我打算把这套房子卖了,我们重新买套房子重新装修吧!”李曼没同意:“别急着卖,你先带我去看看再说!”

    顾军找个周末带李曼过去,没想到李曼推开门,竟一脸惊喜地欢呼道:“天啊,这不就是我想要的房子吗?”

    顾军再次确认:“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李曼大大咧咧地说:“当然了!地段好,格局好,装修风格我也喜欢,何必换掉呢。再说,买房装修最麻烦了,既然有现成的,何必费那个劲。就这房子吧,我定了!”

    以顾军对李曼的了解,她不是个矫揉造作的人,当时说的也是真心话。从筹备婚礼到举行婚礼,一切都很顺利。婚后,两人过得浓情蜜意,没有一点不和谐的地方,怎么过着过着,李曼忽然就开始厌弃这房间里的一切呢?

    顾军想破了脑袋,也没找到原因。他想去问李曼,可李曼那几日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的示好全都碰了钉子。

    这天中午,顾军吃过午饭在单位休息,竟接到了赵静的电话。

    赵静悔婚后,两人之间的感情画上了句号,再也没有联系。顾军心里有恨,赵静心里有愧。赵静的号码,就一直躺在顾军的通讯录中,他没做任何处理。

    顾军听到赵静的声音,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赵静先打破尴尬,问了他近况,待听说顾军已经结婚时,她唏嘘了句:“真没想到,你已经结婚了。”

    顾军礼貌性地问道:“你呢,现在过得还好吧。”

    赵静幽幽地叹了口气,自嘲地笑笑:“我和他又分手了。其实我们当初就不该和好,因为早晚会因为相同的问题分开。”

    顾军没兴趣听赵静的事,忙打断她:“你找我有事?”

    赵静用讪讪的口气说:“没什么事,既然你已经结婚了,祝你幸福吧。”

    顾军正要挂电话,赵静又说:“对了,前些日子我给你打电话,是一女的接的,说你出去办事忘带手机了……”

    顾军怔了片刻,挂了电话赶紧翻通话记录,却没发现赵静的那个来电,应该是被李曼删了,顿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突然接到老公前任的电话,发现老公竟然一直存着前任的号码,而且貌似还一直有联系,即便是心胸再宽广的人,恐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吧。

    在回家的路上,顾军一直在自我反省。

    在他最伤心难过的时候,李曼走到了他的身边,用尽自己的诚意敲开他的心门,努力走进他的心里。

    从认识走到现在,李曼一直为他着想,努力让他过得开心、轻松、舒适,她付出了所有诚意,可他顾军呢,又做了什么呢?

    他只是顺着李曼努力的方向,一直在附和着她而已。就像一个在旅程中看透了风景的旅人,面对那份鲜活的痴情,能拿出手的,只有一颗疲惫的心。他亏欠李曼太多了。

    到了自家门口,顾军开始害怕,他害怕打开门后,面对的是一张绝望的面孔,一如当年的他那样,他害怕失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顾军打开了门,一股饭菜的香味迎面扑来,屋子里一切如旧,想换的东西都没换。李曼听见声音,淡淡地说了句:“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

    饭桌上,顾军掏出手机,郑重其事地说:“有的人早该拉进黑名单里,是我忘了。”说罢,他把赵静的号码拖进了黑名单里。

    李曼一直看着顾军,待顾军操作完,把一碗汤端到他面前说:“有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问心无愧就行。”说完这话,她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

    顾军也乐了,犹如珍贵的宝贝失而复得,心头漾起一圈一圈的幸福感。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爱李曼。也才明白,横亘在他与李曼之间的并不是前任的电话,而是他不能直面这道伤疤。

    两人之间,在乎需要直白的证明,爱需要粗暴的表达。在这世上,没有谁能够无条件信任谁,与其放任对方猜疑,还不如出手铲平那道障碍,删除拉黑只是一个动作,是明朗的态度最终将两颗心拉到了一处。

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