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的良药

作者:柳叶叨叨 发布时间:2019/7/1 9:46:39

    前段时间,一向对感情惜字如金的徐静蕾,突然发了一条微博:“九年多以来,我时常有病,你永远有药”。这份深夜狗粮,齁甜!最好的爱情莫过于,我有病,你有药。黄立行,就是徐静蕾的“药”。她不想生孩子,就去冻卵,连妈妈都指责她任性,但男友一切都随她;相爱九年,不结婚,不秀恩爱,黄立行甚至可以容忍她每天和前任通电话。因为有男友的包容和爱,老徐才在这个“油腻”的圈子里,活得愈发丰盈,愈发洒脱。

    好的男人,就像一只温和的容器,包容承载另一半的种种小情绪,小毛病,成为她的良药,治愈她的伤痕。男人的包容度,决定了感情的温度。

    曾经看过一期《朗读者》,讲述的是“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守护敦煌宝库的感人一生。但最令我动容的,不是樊锦诗事业上的成就,而是丈夫彭金章对这段婚姻无限的包容与呵护。

    彭金章和樊锦诗相识于清华园,并约定终生相伴。毕业分配时,樊锦诗却被敦煌莫高窟点名要走,彭金章去了武汉大学教书。彭金章说:“三年后,我在武汉等你。”三年之期到了,樊锦诗却说,“我想继续留在敦煌。”彭金章说,“好,只要是你,我愿意等。”没想到这一等,就是19年。

    为了全力支持妻子的事业,婚后彭金章先后把两个儿子接回武汉,一个大男人边工作,边照顾孩子,个中辛酸,不言自明。1986年,敦煌研究院领导帮樊锦诗办理调动,让她回武汉大学与丈夫团聚。迟到多年的约定,眼看就能实现。然而樊锦诗又犹豫了,她说:“我不能走,倘若敦煌毁了,那我便是历史的罪人。”她小心翼翼地向爱人倾诉心声,本以为彭金章会愤怒不解。没想到彭金章只说了一句话:“看来我得过去跟你腻在敦煌了”。年近50的彭金章再一次妥协了,他毅然放弃在武汉的事业,奔赴敦煌。彼时他已是武汉大学商周考古的学科带头人,地位堪比妻子在敦煌考古界。然而他却甘愿自废武功,事业归零,只为一人心。从青丝到暮雪,在他们携手走过的大半生,彭金章显然是付出更多的那个。对此,他却从没说过一句抱怨的话,他对妻子的理解和包容,总是化入无言的行动。这一生,我能给你最好的爱情,便是你爱事业,我爱你。你守护敦煌,我守护你。从此你是敦煌的女儿,我就是敦煌的女婿。爱从来不是占有,不是放弃,爱是欣赏,是宽容,是成全。

    有人说:“爱是你在高处,我便退去,让你独自闪耀光芒;如果你在谷底,我便涌来,温柔地拥抱你,给你温暖。”原来,那个一直在感情里认怂的“傻子”,从来不是怕你,而是爱你。因为爱着,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宽容。包容才是爱情里最温柔的慈悲。作家宛央说:“最完美的爱,不是遇到最完美的人,而是允许对方以不完美的状态,嵌入彼此生命里。”爱情里只有一种完美主义,就是看透了彼此,却依然爱着。

    如今人们对婚姻容忍度越来越低,似乎爱得起,也离得起。似乎只要自己足够好,足够有底气,一个人也可以轰轰烈烈。但夜深人静时,累了倦了时,我们又何尝不渴望一句暖心的抚慰,一个安稳的怀抱?余生很长,愿你能遇到一个,找到你的病,手里永远有药,知冷知热,贴心贴肺的人。如果这个人,愿意包容你的一切,愿意同你在漫长的岁月共担风雨,那就嫁了吧。一个懂得包容的男人,才是婚姻里最好的良药。

编辑/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