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千山万水的“候鸟”老爸

作者:王小毛 发布时间:2019/6/19 10:29:04

    那天晚上,我正哄着马小跳睡觉的时候,老爸的电话打了进来。

    “女儿啊,天气热了,你大姐这边儿待不下去了,我和你妈准备去你那儿。”

    马小跳一听说姥爷要来,撒着欢儿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抢过电话便喊姥爷,望着祖孙两人隔着电话传情的欢乐场面,我的心五味杂陈。

    我离婚了。前夫马跳跃搭上了他单位的收银员,在看到他为那个女孩订了999朵玫瑰的时候,我想要为了孩子隐忍下去的心瞬间死绝。

    我们约定不将此事告知双方父母,对于马小跳,只骗他说爸爸要长期驻外。可是,老爸老妈要来了。老爸干了一辈子的政教工作,我从不敢在他面前撒谎。

    我们家一共有三个孩子。大姐定居上海,我在沈阳安家,弟弟落户北京。老爸退休后,在家闲得发慌,从他的学生那里听说了“候鸟养老”,特别适合子女散落在祖国天南海北的老人。大姐在上海,天冷时老爸老妈可以去那里避寒;我在沈阳,天热时他们可以来我这里避暑;等到九十月份秋高气爽北京风景最好的时候,他们又可以去弟弟那里小住。既可以旅行,又能在子女的身边享受天伦之乐。老爸一听这建议,当即叫好。

    老爸是三月去的上海,走后每天都在电话里说自己过得如何好。大姐那个婆婆我曾见过一面,性格极挑剔,与大姐的婆媳关系也很紧张,所以对于老爸的话,我表示怀疑。

    几天后,我下班顺路去幼儿园接马小跳回家,走到小区附近,小跳忽然跳了起来,一边往前跑一边喊:“姥爷姥姥!”

    我说:“怎么来之前不告诉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们啊。”

    老爸说:“你们忙,我们自己找得到。”没见到马跳跃,他问:“马跳跃呢?”小跳在一边抢话:“爸爸去广州出差啦!”

    望着爸爸深信不疑的样子,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老爸老妈的到来为我减轻了不少负担,我再也不用下班后急忙赶去幼儿园接马小跳了,而且每天回家都能吃上热乎的饭菜,但老爸不打算常住,九月份他们就要去弟弟那里旅游了。

    好景不长。那天晚上下班回家,我一进门便感觉气氛压抑,老爸阴沉着脸一语不发,老妈则坐在一边抹泪。

    我问:“怎么了?”

    马小跳回过头来拖着哭腔说:“我们看见爸爸牵着一个阿姨,爸爸不要我们了是不是?”

    望着马小跳哭花的小脸儿,我无言以对。

    老爸问:“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和我们说一声?”

    我说:“说了有啥用,不过是给你们添烦恼。”

    老爸说:“至少能帮帮你。我姑娘这么优秀,还能找到更好的。”

    老爸老妈当即决定取消九月的北京之旅,每天帮我做饭、接送马小跳上下学,闲暇时候,还带着我的资料去公园替我征婚。在老爸的怂恿下,那段时间,我不是在相亲就是走在去相亲的路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我的心态慢慢平和下来。这个时候,郑家华出现了。他是老爸沈阳一个棋友的儿子,离过婚。也许是因为对第二次婚姻的慎重让我们能够更多地为对方考虑,在双方老人的撮合下,我和郑家华走到了一起,也算了却了父母的一桩心愿。

    原本,父母打算在沈阳再住上一段时间的。可是,那天晚上弟弟的一通电话让他们决定在即将入暑的时候去北京。弟妹怀孕了,弟弟因为陪客户喝多了酒,胃黏膜严重损害,有胃出血倾向。

    老爸让我给他们订车票,然后给他打印一份北京的地铁公交路线图。老爸一向这样,到任何一个陌生的城市,都不愿意麻烦别人。况且,这次去北京的目的不是旅游,而是照顾孕妇和病人。

    到北京的当天晚上,老妈在电话里向我哭诉,她说:“你弟弟来北京做什么?一个月光房贷就要还八千,两个人拼了命地赚钱,这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弟弟一直都是我们全家的骄傲,就读于名牌大学,毕业后直接去世界500强公司的北京总部工作,前不久在北京买了房、买了车。每每提起弟弟,老爸就会背起手,昂起头,本来想谦虚几句,可总是掩不住脸上的得意之情。

    在老家镇上,我们姐弟三个是出了名的,旁人一问起,老爸就会假装不经意地重复着那句话:“老大在上海,老二在沈阳,老三在北京,说到底,老三是男孩子,担子重,也更有出息一些。”

    但,实际上,我们三个过得并没有老爸想象得那样好。我知道大姐嫁到上海后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婆婆非常不待见她。后来我才知道,老爸老妈在大姐家只住了一个星期,便搬到旅店去了。老爸爱面子,他只愿和我说那个国际大都市的繁华,却从来没说过大姐婆婆给他们难堪的事。老妈说,大姐婆婆嫌弃他们说话声大,还因为他们喝不惯清咖话里话外地嘲笑他们没格调。大姐在机场送别他们时,一直哭着说对不起他们,老爸却说:“路是你自己选的,吃苦受累都得你一个人扛。”

    一个月后,老爸把我们几个召集到了北京。

    弟弟很瘦但精神不错,如今彻底戒了酒,弟妹初露孕相。老爸在家庭会议上宣布他准备在北京定居。

    老爸说:“老大你在上海,过得一半好一半坏,至少生活不是问题;老二你虽然离了婚,但是你有小跳,没有生活压力,如今又有了郑家华,以后前景也不错;现在,活得最艰苦的就是老三,两个人虽然赚得多,可是欠了一屁股的贷款。我决定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全部拿来支援老三,以后我们和老三生活在一起,还得替他照顾小孩,你们可以发表意见。”

    我说,我没意见。大姐说,这么做是应该的。

    几天后,我请假陪老爸回老家处理老宅子。临走的前一天,老爸专门请老伙伴们吃了顿饭,顺便把他养的那些动物、植物挨家托付出去,那些老伙伴们都说老爸养了三个好孩子,如今都有出息了,可以去享清福了。老爸一口小酒“嗞溜”下肚,面露红光,背着手,昂着头,说:“如今我可是要享清福的人了,我隔一段时间就回来看你们。”

    饭后,老伙伴们带着老爸养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相继离开。他把他最喜欢的那把老藤椅送给了他最得意的学生。老爸嘱咐所有人,谁也不准来送他。

    临走前,老爸在老屋里又转了几圈。出门时,他耷拉着手,弓着背,埋着头,不再是那个我熟悉的老爸了。

    在火车上,老爸很少说话,一直望着窗外发呆。我故意打趣他:“主任,此番去首都定居,有什么感想,说来听听?”

    他又乐了,说:“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

    我说:“老爸,其实也没啥变化,等到弟弟那边安顿好了,你以后还可以过你的候鸟生活,北京热了你就来沈阳,沈阳冷了你就去上海,等以后我们有时间了,还可以陪你们去三亚,就算我们不能陪你们去,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你们自己想去哪都行。”

    老爸说:“是啊。我有三个好孩子就什么都不怕。过去,老爸以你们为荣,以后不管你们变成什么样,老爸还是以你们为荣。”

    我忽然想起过往的种种,眼睛一酸,老爸拍拍我的头说:“孩子,生活是啥,生活就是抗争,快乐地抗争。”

    那一刻,我是那么地想要拥抱我这个倔强又好面子的老爸。年轻时,他被生计绊住了手脚;老了自由了,想到处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是,这些年,他始终盘旋在我们生活的城市的上空,他没有看到美好的风景,他看到的是我们在城市里的挣扎和不能道与人知的辛酸。还好,我们继承了他的秉性,在遭遇生活变故的时候,我们愿意默默地抗争。老爸说过,生活的中心思想,就是选择自己所选择的,并快乐地为其抗争、为其受罪。

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