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我不想让你输

作者:今世未央 发布时间:2019/6/19 10:29:52

好成绩赢来的“早恋”

    小时候,每次被小伙伴们取笑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就跟他们大打出手,有时会带着满身的尘土和一脸的伤痕,回家再跟妈妈大闹一顿。那些年,妈妈一个人带着我生活,有关爸爸的事,她总是很理亏,任凭我用种种方式,向她发泄心中的怨气。

    而且,我也总结出经验来了,妈妈很看重我的成绩,只要我保持在班里前几名,不管我闹出多大动静,她都能泰然处之。就连我的早恋,也是我用成绩赢来的。

    我刚上高一那会,喜欢上了学校里一个男生,他一笑整个人都像发着光。我表白成功的时候,觉得全世界都开始对我和颜悦色了。没多久,这事就被班主任知道了,很严肃地找我谈了话,并把我妈也叫到了学校。

    我偷偷跟妈妈保证,我的成绩一定会进年级前十,她就真的没再干涉我早恋的事。后来,我把这套招数使用得炉火纯青。比如,我英语竞赛获得全省第一名的时候,她答应我在分秒必争的高三选择退了宿;我成为年级第一的时候,她帮我把肥大的校服裤子修改成了瘦腿裤。我觉得她很势利,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分数,甚至可以丢掉原则,很明显,她爱“分数”胜过爱我。

    妈妈的工作很忙,根本没时间监督我的学习,但我也经常自觉地刷题到深夜,当然,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保持我在成绩榜上的地位,在她那里获得更多的特权。在别的同学都羡慕我有个开明妈妈的时候,我对她却没有一丝感激,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用成绩换来的,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长大成人,等到我参加了工作,她的关注重点就从我的成绩,变成了我的工作业绩,一以贯之,从不放松。

爱情就像一场龙卷风

    去年,我陷入了热恋,几次攒了假期,从上海跑去他在的那座滨海小城。在悠长的小巷子里,踏着被雨水打湿的青石板,我问他,“你爱我吗?”他郑重地回答,“如果现在面前有危险,我会毫不犹豫地挡在你面前。”那一刻,我就认定了,我的余生要与这个人牵手到白头。回到上海后,我开始准备辞职,还把这件事向妈妈做了汇报。她并没有对我爱的人感兴趣,而是很认真地问我,“你打算去那边做什么?”我沉浸在一腔甜蜜中无法自拔,“做什么都行啊,哪怕只是给他洗洗衣服,做做饭,反正他也能养得起我。”

    没想到,妈妈坚决制止了我,她说,她不反对我跟任何人交往,但绝对不允许我放弃自己的工作。我怎么跟她解释都没用,后来,我哭着跟她大吵,“你关心过我的感受吗?你就一点也不在意我的幸福吗?你想让我和你一样,一辈子没情没爱的,活成个冷血的女人吗?”

    我知道这话很伤她,可是那会儿什么也顾不上了,她的眼圈泛了红,也依然咬着牙坚持,“对,成绩很重要,工作更重要,我绝不允许你走这一步。”男朋友也劝我,不要和妈妈闹僵了,暂时的异地恋也妨碍不了我们的幸福。于是,我相信,我们的真诚总有一天能让妈妈想明白,生活里还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东西。

    后来,当多巴胺风平浪静,所有的激情归于淡漠,男朋友提出分手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我把整个后半生都托付给他了,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弃我?我顾不得工作,请了假去找他,跟他承诺,我可以立刻辞职,陪在他身边。他绝情地摇头,不是距离的问题,他只是不爱了。回到上海后,我不吃不喝,躺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看着窗帘外面的天色,从明到暗,又从暗到明。

谁不曾在爱情里卑微

    妈妈打开我房门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刚想坐起来,却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我在医院中醒来,医生跟我说,“你们年轻人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要是再晚一段时间送来,你就会因为严重低血糖引起器官衰竭,这条小命都可能不保了。”我看向妈妈,她还是冷着一张脸,不肯好好看我一眼,半晌,她才转身拿出一罐汤,放在我面前。喝着久违的熟悉味道,我还是感受到了她些许的温暖,“妈,你至少还是很关心我身体的,对不对?”没想到,她初心未改,嘴硬依旧,“我只是想让你赶紧好起来,快点去工作。”

     出院那天晚上,老妈不放心我,没有回去。我们俩挤在我小公寓的床上,聊到深夜,我第一次知道了她和爸爸的故事。当年,她和爸爸也是一对深爱过的情侣,但后来他执意要离开小城,去远方闯荡自己的人生。她哭了又哭,留了又留,不惜偷偷怀上了他的孩子,甚至以自杀为威胁。但最终,她也没能留住他一心要远走的脚步。

    原来,我是在她那样的期待下,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埋怨她没能给我一个正常家庭,却从不知道她一个人承受了多少苦难,才把我养大。一定是她对男人太过绝望,或者说她自己足够强大到面对生活的所有艰难,这些年她的生活中才没有第二个男人的出现。

    我心疼地抱抱她,跟她开着玩笑,“对不起啊,我没能帮你留住爸爸。以后我会努力工作,好好给你养老的。”

    可能是我们母女俩头一次这么亲密,她还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不用我养就不错了,谁要用你养老啊?”她拍开我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泪……

输不掉的是人生

    本来,我的旷工天数已经足够被辞退好几回的了,但鉴于我之前对公司的贡献,而且,正赶上公司那时要上个新项目,我是最合适的负责人选,于是,公司领导决定对我从轻处理,给我记了一次重大过失,扣了本季度奖金,恢复工作。

    我很快进入新的工作状态,忙着组建项目团队,做市场调研,赶工程进度,每天忙成陀螺,别说伤心痛苦了,连失眠的机会都没有,有时,在办公室外等上级审核结果的间隙,都能瘫倒在椅子上,昏睡一会儿。

    今年6月份,我们的新项目正式启动起来后,运转顺利,我也成了全公司第一个90后部门总监。那天,我跑到老妈那儿,跟她炫耀一下。当然,我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放心。

    这时,我已经可以波澜不惊地谈起过往,故作委屈地质问她,“当初,你就该先教教我怎么辨别渣男,我要是有了这个技能,就能在选择时不犯错误,省得后来输得那么难看。”

    她却淡淡一笑,“选择本就没有对错,谁也不能保证这一辈子只赢不输,最重要的不是怎么选才会赢,而是,你得让自己有输得起的能力。”她坦言,当年她对爸爸那样近乎丧失理智般地纠缠,就是因为她那时没有工作,无法养活自己,感觉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那个时候,她才省悟,没有能力承担输,才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也终于知道了,这些年,她为什么这么执著于我的成绩和工作。

    那天晚上,我们边喝边聊,微醺之际,说了很多之前没说过的话。我豪气冲天地跟她保证,“你看男人都这么不靠谱,以后咱们俩过一辈子吧,很快我就能挣很多很多钱了,给你买个大房子,带你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没想到,她对我的孝心却丝毫不领情,“别,你还是好好找你的另一半,过好你的日子就行了,我可是另有人想要过一辈子的。”哎哟,看来她是有新情况了呀,我的八卦之心顿起,忍不住一连串地追问,“你有喜欢的人了?那人是谁?干什么工作的?多大岁数了?”

    老妈白了我一眼,脸上显出少女般的羞涩,想着那个她想要共度余生的人,她竟破天荒地红了脸。是她让我明白,一个女人,只有拥有了承担输的能力,才能坦然地面对人生的这场赌局。

编辑/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