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成为你们的骄傲

作者:王小毛 发布时间:2019/6/26 11:29:47

    周一刚上班,就收到人事部群发的调薪通知,整个部门哀号一片,而我看着每月被砍掉的那部分奖金,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感觉自己的转椅摇摇晃晃,继而感觉自己在这座城市里的生活摇摇欲坠。

    若是在从前,我还不至于那么慌乱。但就在两个月前,我刚还完车贷,又倾尽所有供了一套小房子。月供和被砍掉的那部分奖金差不多。所以说,老板砍掉的不是我的奖金,而是我的生活质量啊。

    我正郁闷不已时,电话响起来,是我妈打来的。

    妈知道我在上班,长话短说,直奔主题:“毛毛,你二姑家的妹妹去旅游,要去你那里住几天,我跟他们讲,你自己买了房子,到时候你接待一下啊!”

    听到这话,我心里的无名火已经烧到了嗓子眼儿,但还是克制下来,压低声音说:“好了,我知道了。”

    两天后,我在火车站接到了拎着大行李箱的小表妹。我和她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准确地说,我妈和我二姑的关系不是很好。按理说,到了我们这一辈,关系不好就可以不来往,但我妈强行把她们塞进了我的生活。

    为什么?因为她觉得我行了,能给她长脸了,她虽然过得不如我二姑,但她的女儿,也就是我,要比二姑家的小表妹更有出息,终于可以以压倒性优势扳回这一局。

    二姑家很有钱,小表妹算是个小型富二代,虽然她没考上好大学,没找到工作一直在啃老,但她照旧过得比我好,吃穿用度的档次自不必说,单单是这种一言不合就旅行的潇洒劲儿,也不是平常人比得了的。

    这一路上,小表妹坐在我的小车里几乎没怎么说话。我一边开车还得一边找话题调节气氛:“怎么想起来这里旅行了啊?”

    小表妹说:“我本来要去海南的,但舅妈总说让我来看看你,说你买了车又买了房。我妈一听,就让我来跟你学习学习。”

    我就知道,这是我妈的套路。她只不过是想通过小表妹的口,向亲爱的家乡人民传达一下我那所谓的实力,给她争光。

    小表妹第一次来这座城市,我虽然免费提供吃住,但撂她一人出去总归还是不太放心,只好休了几天年假,当小表妹的导游和钱包。小表妹可是从来不穷游的,吃要吃好的,玩要玩全套的,我总不能不尽地主之谊吧。结果,三天过去,我陪玩陪掉了一个月的房贷。

    我是真的承受不起,于是不再顾及我的脸面,哦,不,是我妈的脸面,直接跟小表妹下了逐客令。我告诉她,我要去上海出差,不能再陪她。结果,小表妹轻飘飘地说了句:“你放心去吧,我可以自己在这里住。”

    于是,我被迫跑去闺蜜家挤了一周的沙发,再回到家,小表妹倒是走了,但这几天的生活垃圾全都留下来了。

    周末,我正忍辱负重地打扫卫生,我妈的电话又打过来。隔着几百公里,我都能感受到她那洋溢的快乐:“毛毛,你真的给妈妈长脸了啊!你都不知道,现在咱家的亲戚有多羡慕我!你是孩子们里面最有出息的那个,亲戚们都拿你当教育榜样呢!”

    彼时,我一边接听电话,一边使劲儿抠粘在地板上的一块口香糖,原本想和妈说一说,请她别再鼓吹我那所谓的成功,刚好电视里的某档节目传来一句“我从未让你们骄傲,但你们却视我如宝”,顿时便把所有的抱怨都咽了下来。这句话真的砸到我的心坎上了,一下让我想起多年前妈所承受的那些痛苦。是的,皆是因为我。

    我爸是所谓的一代单传,从小被姐姐妹妹们围绕。到了我这辈,用我奶奶的话说,叫“断了香火”。在当时那个重男轻女的家族里,我妈的处境可想而知。因为我是女孩,从小便被家族轻视,即便姑姑们的孩子也是女孩,但我的地位仍不如她们。好在,爸妈是真心爱我,奶奶不肯带我,妈便辞了工作带我,一家三口全靠爸那份微薄的工资生活。虽然家里经济拮据,但对我的培养,爸妈从来没有松懈过。而我的那些姑姑们,她们常在我父母耳边吹风:“家里条件都这样了,还花那么多钱给孩子上舞蹈课,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的出息!”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妈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我抱着她,她只对我说:“小毛毛,你一定要有出息,为妈妈争口气。”

    妈失去的那口“气”,是我这些年来的动力,也是我的压力。我顶着嘲笑,忍受质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在妈眼里,我用自己的成绩让那些曾经轻视我们的人渐渐噤声,但她似乎忘了,在“啪啪打脸”的同时,我的手也很疼。

    月末,刚缴完房贷的我,陷入了中午吃红烧牛肉面还是鲜虾鱼板面的抉择中,妈的电话又来了。我非常不安地摁了接听键,果不其然,家里又要来人了!也不知小表妹回家后如何吹嘘,反正,想来住住我的房子、坐坐我的车子的人,已经自觉地排好队了。

    “毛毛,你听妈妈说,你小表妹上次回去后对你各种夸赞,连你姑姑也说你有出息了呢。正好,你小姑下个月打算带着弟弟去看牙,你要好好招待啊!”

    我说:“妈,小姑夫的姐姐就在这里,人家不会来找我的。”

    妈说:“我让她去找你啊!”

    就这一句话,让我原地爆炸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知不知道我很累!你能不能为我想一想啊!”没错,这几句话,我是用内力吼出来的。

    妈在电话那端沉默片刻,小声说:“我这不就是为你想嘛,我想让他们都知道你过得很好……”

    我打断了妈的话:“你根本就不是为我好,你是为你自己!”

    妈沉默了,一声不吱,既然捅破了,我索性就全撕开了吧。我涕泪横飞地告诉她:我工资降了很多,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累;我刚刚还完车贷,贷款买的房子很小,还在郊区;我每月还完房贷,真的没剩多少钱;我特别没有安全感,总觉得有一天会被这座城市驱逐;我特别害怕老家来人,我没有多余的钱和精力去招待他们……

    一口气说完这些,我在电话这端一边哭一边喊:“我根本没有什么大出息,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我让你失望了!”

    妈一直在听,一直在听,但她什么都没说,最后默默挂了电话。

    从那以后,老家再也没有来过一个亲戚。我用业余时间又找了份兼职,虽然很累,但很充实。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付出汗水的平台,这就是所有安全感的来源。上次和妈吵过后,我很长时间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她也没有打过来。

    渐渐地,我冷静下来,想起她过去的种种不易,觉得自己很过分,其实我可以好好和她沟通,无需采取那么疾风骤雨的方式。现在细细想来,其实是我那段时间心情不好,于是犯了一个低情商错误,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向了最亲近的人。

    这天晚上,我拨了妈的电话,想跟她道个歉。电话接通后,妈像往常一样甜腻腻地叫我“小毛毛”,就好像那天的争吵,从未发生过。

    我们聊了很久,得知我还在加班,她直催我回家。最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说:“老妈,对不起啊,我那时候情绪不好。”

    妈在电话那端呵呵笑了很久,最后说:“不管怎么样,妈还是以你为荣。你一个人,离家这么远,不管过得好与不好,单单是这份独立,就值得我为你骄傲。妈也有不对的地方,太要面子了。以后,咱们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好与不好都不需要别人知道。”

    和妈通完电话,已是晚上八点钟。我收拾下手里的文件,关掉电脑,下楼时看到灯火通明,心头浮上一阵暖意。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想起远在家乡的爸妈,忽觉得人生纵然有无数个艰难的阶段,但未来一定很美好。

编辑/纤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