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之间的“明争暗斗”

作者:今世未央 发布时间:2019/7/1 9:29:36

1

    我和董威确定关系之后,给双方的父母安排了一次亲家见面,商量我俩订婚的事情。

    那天路上有点堵,我带着爸妈赶到酒店的时候,董威和他爸妈已经等了半天了,我正要为他们做介绍,我妈突然“诶”了一声,她和董威妈妈面面相觑,愣在那里。

    原来,她们是中学同学,这些年没怎么联系了,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这下好了,原本的亲家见面会一下子变成了老同学聚会。那天晚上,她们两个凑在一起聊了一晚上旧时光,根本没商量我和董威的婚事。

    晚上回到家,我妈还意犹未尽,拿出她们的毕业照给我看,那张黑白照已经斑驳发黄了,董威妈妈站在第三排正中央,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哎呀,董妈妈可真好看啊,应该是你们班的班花吧?”我妈没好气地白我一眼,“你这没良心的,还没过门就向着你婆婆了?”过了半晌,她才装作不经意地说,“人家当年确实是班里的班花,不过,你没觉得她现在眼角的皱纹比我多吗?”我明显感觉到她语气中浓浓的酸意,使劲憋着笑,“是呢,虽然她现在也很好看,但明显没有你看着年轻。”这下我妈总算满意了,放下旧相册,去做她的自制面膜了,嘴里还哼着小曲。那段时间,我妈的护肤工作做得特别认真,每天敷面膜,还经常在手机上搜索各种去皱的小偏方。

    为了我的订婚宴,我妈可是没少下功夫。她跑了三趟商场,才咬着牙买下了那件她早就看中的貂皮大衣。那天,她找人专门做了个造型。当她雍容华贵地走进酒店包厢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估计妈妈也感到了自己的用力过猛,她看着董妈妈的一身便装,跟我小声嘟囔,“她也太不重视今天这日子了吧。”我没办法当场安慰她,偷偷给还在路上的董威发了个微信。董威进来后,目光一下聚焦在我妈身上,他眼前一亮,“阿姨,您今天可真漂亮。”我妈的脸色一下子就多云转晴了,话也多了起来。别看这准女婿平时挺闷的,关键时刻的这句话,让她可舒心多了。我在桌下向董威伸了伸大拇指,他偷偷向我眨了眨眼。说句良心话,那天,我那准婆婆穿着很平常的衣服,却更有气质。

    妈妈们这明争暗斗的开场第一局,婆婆完胜。

2

    我慢慢才明白老妈的心理。

    当年,她们本是同班同学,董妈妈不光人长得好,成绩更好,考上了重点医科大学,她现在是省立医院的儿科主任,还在医学院里带着博士生,走到哪里,都是闪耀的中心。而我妈呢,她一直成绩普通,工作普通,又嫁了个普通的丈夫,过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如果她们从此再也没有交集也就罢了,我妈也能在自己的人生里自得其乐。不料想,生活最爱跟人开玩笑,她们竟然又成了亲家,她不得不收拾心情,重新走上“战场”。如今,她能为之努力的,只剩下“谁看起来更美更年轻”这个选项了。然而,经历过订婚宴上的尴尬之后,我妈只能调整战略,开始研究新的对策。

    有段时间,婆婆定期到电视台录像,是一档儿童健康科普类节目,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裙装侃侃而谈的样子,真的很有风采。有一次,我把节目视频转到朋友圈,朋友都纷纷点赞,羡慕我有个这么高层次的婆婆。我本不是个城府深的人,有时自然就会喜形于色。婆婆平时工作很忙,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但只要赶上她周末休息,我就喜欢到她家去跟她聊天,虽然她话并不多,但每次都能点醒我。有次,我们聊到考中级职称的事,我觉得是个鸡肋,其实工作中也用不着。她却跟我说,“有没有用要往长远看,学习的过程本身就是个进步的过程,最重要的,还能给自己定下个目标呢。”

    婆婆的这段话一下子就点醒了我,我买了书,开始学习。平时我在家过周末,爱陪我妈逛逛街,找好吃的馆子,有时还和她一起打打麻将。如今,她见我整天抱着本书,也不理她了,就顺藤摸瓜地找罪魁祸首,“你看看你,最近累得脸色都差了,是不是你婆婆嫌你文凭低了?”我告诉她,婆婆真的对我很好,然后列举了很多我在她那儿受到的启发和教育,我夸得越多,我妈的脸色就越难看,最后,她直接摔门出去了。我这才明白,我越说婆婆的好,她心里就越失落。

    我靠在妈身上撒娇,告诉她,婆婆这个人冷冰冰的,哪里比得上我妈这么有亲和力,哄了半天,她才总算高兴了,去厨房给我做大餐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妈妈面前靠“哄”和“骗”,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平衡。

3

    我生完妍宝后,是我妈过来伺候的月子。我妈手脚麻利,做饭又好吃,每天汤汤水水的,把我和妍宝照顾得很好。我身体恢复得不错,奶水也很充足,妍宝跟同月龄的孩子比起来,好看多了,小脸干干净净的,每天吃饱就睡,一睡醒就乐呵呵地玩。

    婆婆的工作更忙了,除了给研究生上课,在医院正常上班,周末还得去外地出专家义务诊,根本没有时间照顾我。有时,她抽空过来看看孩子,就给我们传授一些孩子的护理知识,我妈脸上的表情很不屑。婆婆临走的时候,偷偷塞给我一个大红包,其实她对我真挺好的,知道自己没出力,就总想着在经济上弥补一下,这不,连月嫂都是婆婆提前给安排好的。等婆婆走后,我妈手里叠着妍宝的尿布,嘴里还不忘吐槽,“光空口说知识有什么用,你倒是真刀真枪地来伺候两天孩子啊?”我故意把那个厚厚的红包扔到桌上,“就是,光拿钱来有什么用?关键时候啊,还是得靠亲妈。妈,妍宝以后肯定和姥姥最亲。”妈看了看红包,剜了我一眼,美滋滋地去菜市场了。

    后来我才发觉,最让我妈欣慰的,不是我对她的哄和骗,而是董威。婆婆对董威一向要求严格,他一路走来,从重点小学,重点中学,一直到名校的博士生,他一直乖巧听话,完全按照最完美的人生样板走到了现在,在他三十而立,成家立业生女之后,他突然像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叛逆了。

    他不再信奉婆婆对他的那套指导,反而更喜欢我妈顺其自然的人生哲学,“忧虑那么多干吗?健康快乐最重要,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们做去。”他不但听进了我妈的理论,更是依赖了我妈做的饭菜。等妍宝上了幼儿园,每到周末,我们一家三口争论最多的事,就是要去谁家吃饭。董威和妍宝一致坚持,要去姥姥家,因为姥姥家有好吃的,姥姥脾气好,有好多好玩的事。没办法,我势单力薄,总是输给他俩。

    一看到我们一家三口上门,我妈就高兴得合不拢嘴,在和婆婆的较量中,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长处,大胜了一回。

4

    那天,我妈研发了一个新菜,椒麻鱼块,好吃得不得了,我特意拿了一些送给婆婆尝尝。婆婆一边赞叹我妈的手艺,一边不乏愧疚地说,“我年轻时工作忙,那会儿还总上夜班,根本没时间做饭,小威大多数时间都是吃食堂的。”董威可是一点也没顾虑他妈妈的心情,“可不是嘛,在外地读大学的时候,舍友们都想家,想念妈妈做的菜的味道,就我不想,因为根本没有可想的。”婆婆脸上还保持着淡然的笑,却多了点掩饰不住的尴尬。我这才知道,原来婆婆也有她敏感的小心眼。别看她是博士生导师,最有权威的主任医师,能力那么强,事业做得那么好,依然会把孩子们的冷淡看作是自己的失败。因此,我不再搞少数服从多数,强行制定了一条政策,姥姥和奶奶家,每周轮流去一次。

    前几年的年夜饭,我们都是在我妈家吃的,董威说过,只有我妈做的饭才称得上年夜饭。我妈乐得不轻,更是施展出浑身解数,做满满一大桌子菜,恨不得把董威小时候缺的“妈妈的味道”都给补回来。我怕婆婆有意见,也曾想叫公公婆婆一起过来,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婆婆没有答应,她说自己喜欢清静,但也没有反对我们去我妈家吃年夜饭。

   2019年除夕那天,我和董威带着妍宝去我妈家吃了中午饭,下午买了一大堆食材就回了婆婆家。婆婆一见我们进了门,很是意外,也很惊喜,慌乱地想进厨房准备晚饭。我让她在客厅陪妍宝玩,拉着董威进了厨房……

    初二那天,我们回了姥姥家,妍宝一进门就大喊,“姥姥,我回来了。”我妈一把把妍宝抢了过去,心疼地说,“看看,就这两天都饿瘦了。”后来,我听到她偷偷在问孩子,“你奶奶给了你多少压岁钱?姥姥给你包个更大的红包。”

    我忍不住笑了,看来,妈妈和婆婆之间的这场争夺爱的战争恐怕是要无限期地持续下去了,但最幸福的是我们。

编辑/刘洋